美国陆军2020年装备体系一体化建设发展目标及趋势
2016-06-21 10:07:35

        2010年以来,随着持续近10年的反恐维稳战争步入尾声,在国家军事战略和陆军建设发展指导思想调整的大背景下,为了重建美国陆军的平衡并保持决定性优势,美国陆军相继发布了《2012财年陆军现代化计划》、《2012年陆军装备战略》、《2012年经济可承受的一体化陆军装备现代化白皮书》等关键指导文件,重新制定了2020年前陆军装备现代化发展战略,明确了装备一体化建设的重点和思路,为陆军的转型和现代化建设指明了方向。2015年7月,美参联会又公布了新版《国家军事战略》,进一步对全球力量布局进行调整,对美国陆军在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中的作用提出了新的要求。
\
 

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日趋成型

        2012年,美军在实施了持续近10年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基础上,不断总结战争经验教训,完善信息化武器装备和C4ISR指挥信息系统,继续深入挖掘一体化作战思想理论,提出了“全球一体化”作战概念和思想。2012年9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签署了《联合作战顶层概念:联合部队2020》,提出全球一体化作战概念。之后,美军各军种不断深化对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的研究。2012年12月,美国《陆军》杂志发表了《全球一体化作战和任务指挥为2020年联合部队指明方向》的专题文章;2013年1月和3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小型战争》杂志先后发表文章《开发全球一体化作战中的联合部队领导体系》和《提供全球一体化作战的体系框架》;同时,美军稳步推进全球一体化联合信息环境建设,交错开展大数据计划、数据中心整合和移动设备实施计划,着手建设未来战场基于IP的“统一能力”,以期为全球一体化作战提供强有力的信息支撑。为实现这一能力,美军从作战指挥角度提出了全球一体化作战的8大关键要素,认为通过不断升级和创新现有信息系统、信息基础设施和联合信息环境,可以实现美军更广泛的内外协同和联合,使2020年美军联合部队能以更少资源达成更强优势。

 

优先运用任务指挥

        美军认为,对于日益不确定的未来作战环境而言,任务指挥是最适合的指挥方法,因为它授权个体对如何完成任务作出自己的判断,采取自身最有效的行动方法实现上级指挥官的意图。任务指挥的实现需要新一代数字协同技术以及可获取网络服务的移动设备,使得分布在各处的指挥和参谋人员能像处于同一位置一般相互协调。

推进跨领域快速决策

        美军认为,控制作战节奏是保持军事优势的关键环节之一,实施全球一体化作战,必须对敌夺取决策优势和主动权。尤其是在跨多个领域谋划作战行动时,必须作出比敌人更快的决策和指导。利用任务指挥方法,需要借助各领域的指挥信息系统,及时沟通信息,使领导者具备理解作战环境、谋划作战方案和提供决策指导的能力。

实现全球敏捷能力

        美军过去的思路是建设一支大规模集成的部队,并能在必要时将其分解,未来的方向应该是转向建设一支能够分解的军队,仅在需要时将其集合。为此,未来美军将逐步淘汰大规模编队的编制体制,建设可按需集结、解散和重新配置的、更灵活的快速反应联合部队,指挥官可利用更灵活的指挥控制手段敏捷顺畅地在全球范围内调配资源。

重视任务合作伙伴

        美军认为,未来联合部队必须能够有效集成美国政府机构、军事合作伙伴,以及当地原有的区域性组织的力量。这种整合的规模可伸缩,范围从单个单元的能力到非政府伙伴专家的加入,再到多国联合作战。

倡导横向协同中的相互支持指挥

        美军认为,现有的基于地域或者功能的部队组织方法难以满足未来信息化作战的需要,未来联合部队将越来越多地在全球范围内围绕特定安全威胁实施行动。在未来联合任务中实现横向协同中的相互支持指挥,是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最重要的观点之一。信息系统的互操作,促进了作战指挥的相互支持。在上级部门的统一组织下,部队指挥关系在作战过程中可以灵活转变,以利于完成作战任务为标准。

实现较低级别部队的跨域协同

        美军认为,未来联合部队将具有更高的集成度,以提升跨域协同能力,实现各域能力的互补运用,而非简单叠加。未来新兴能力将有可能在越来越低的级别上实现跨域协同,联合部队的部署将充分利用在这一领域中哪怕是较小的优势,以增强在其他领域中的优势,不断整合互联增强的优势,直至压倒敌方。

重视利用低特征信息或低痕迹能力

        美军认为,灵活的、低特征信号或低痕迹的能力,例如网络空间、太空、特种作战、全球打击和情报、监视与侦察,将在未来联合作战中发挥显著作用。未来对这些能力进行更完整的一体化整合,将持续增强战略灵活性、全球反应能力和部队战斗力。

使作战行动的非预期结果最小化

        未来战场环境日益透明,数字化设备无处不在,联合作战的辨别能力日益增强,需要尽可能精确地使用力量。作战行动不仅要考虑“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还要能辨别真正的目标,避免不必要的打击和误伤,使对美国的政治影响降至最低。

2020年前一体化建设重点项目

        作战理念的创新为装备体系一体化建设营造了有利环境。2012年6月,根据国家军事战略调整,在“全球一体化”作战概念和思想的推动下,美国陆军正式发布了《新装备战略:2020年前陆军装备现代化》。该战略取消了陆军原有现代化项目中的8项,推迟并重组了89项,同时确认了2020年前美陆军必须全力发展的10个高级优先项目,并明确了其他五类次级重点发展项目。这10个重点项目分别是:①战术级作战人员信息网(WIN-T);②联合战术无线电系统(JTRS);③联合作战指挥平台(JBC-P);④陆军分布式通用地面站系统(DCGS-A);⑤地面战斗车辆(GCV);⑥联合轻型战术车辆(JLTV);⑦多用途装甲车(AMPV);⑧“帕拉丁”综合管理项目(PIM);⑨“基奥瓦勇士”武装侦察直升机(OH-58D);⑩“奈特勇士”单兵系统。这些项目在2013、2104和2105财年《陆军现代化计划》中得到了持续的贯彻和执行。从这10个高级优先装备采购项目的结构布局看,美国陆军2020年前装备一体化建设重点主要集中在以下3类优先项目领域:

实现部队信息网络化项目

        主要是在全球信息栅格(GIG)框架下,综合运用卫星与机载通信中继、软件无线电等技术,形成天、空、地相结合的信息网络架构,建设可动态配置的高速、高容量新一代战术通信网络,重点发展战术级作战人员信息网;发展陆军分布式通用地面站系统 (DCGS-A),建设一体化情报系统,融合处理来自战术、战役、战略各层级和天、空、地各领域的情报数据;目标是为一线部队提供安全、通用、联合的战术通信体系结构,实现与实时信息同步;为指挥官提供宽带能力,为连级和排级部队和单兵提供足够带宽的话音、数据和图像信息。该类项目装备所占比重达到50%,这表明美国陆军对网络化和信息化装备的高度重视,将其视为2020年实现装备体系一体化建设的关键之所在。

现役武器平台升级改造换代项目

        主要是持续升级改进M1A2系列“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M109A6“帕拉丁”自行榴弹炮和“斯特赖克”装甲车,研制能够搭载步兵班、综合考虑机动性和生存力、提供更强杀伤力的装甲输送车以替代老旧的M113装甲车族;研制具有网络功能的联合轻型战术车,在提高防护力的同时增强机动性;通过增加传感器、提升平台性能等技术手段,持续升级改进陆军现役通用、侦察和武装直升机,提升陆军航空兵作战能力。

赋予士兵新能力并提高生存力的项目

        通过持续发展以“奈特勇士”为代表的先进单兵综合作战系统,推动单兵装备各子系统的发展,目标是增强单兵的杀伤力、防护力、态势感知能力和机动性,确保班组具备胜过敌人的能力。

        目前,只有地面战斗车辆(GCV)由于军事需求并不十分迫切,于2014年4月暂降为研究性项目,而“帕拉丁”综合管理项目(PIM)已率先完成研制试验,于2015年4月开始批量列装,被正式命名为M109A7式自行榴弹炮。除这3类高级优先项目外,美国陆军在2020年前还有5类“次级重点项目”也在一体化建设中占据重要地位,陆军对它们的需求也十分突出。

陆航项目

        尽管美国陆军当前并没有开发新一代武装/运输直升机的新计划,但实际上在2030前,美军对陆航装备的需求十分突出。为此,美国陆军计划通过升级和更新现有直升机,以确保它们能继续服役至2040-2050年并发挥重要作用。根据有关计划,美军将大批量采购新型AH-64E“阿帕奇·卫士”武装直升机,升级整个“黑鹰”直升机群的数字化作战能力,并继续采购CH-47F直升机以取代老旧的CH-47D“支奴干”运输直升机。目前,AH-64E直升机正进入全速批量生产阶段,大约每年以2个营的速度装备部队,一直持续到2026年,陆军共将采购690架。第一个营已于2013年底形成初始作战能力;陆军最新型UH-60M“黑鹰”直升机的采购进入尾声,至2013年底美国陆军已装备近400架该机;CH-47F直升机也在按计划采购装备中,到2018年将至少装备440架。

无人机项目

        随着当前各种作战行动对无人机侦察、监视、通信、打击、评估等作战能力日益增加的需求,美国陆军迫切需要增加其无人机的数量和质量。为了增加现役“大鸦”、“灰鹰”和“影子”等无人机的数量,美国陆军仅在2013财年就批准专项资金用于购买78套“大鸦”无人机系统、19架“灰鹰”无人机、8个通用地面控制站和8个数据终端,以及用于升级改进“影子-200”无人机系统,2014财年又进一步拨款继续完成相关采办项目,持续提高陆军无人机部队的作战能力。

增加防护性的项目

        主要包括继续采购和使用防地雷反伏击车和全地形车,提高一线巡逻分队和士兵对付简易爆炸装置、地雷、火箭弹和轻武器杀伤的能力;在“悍马”车上加装顶部装甲,以便为车内人员提供较好的保护并提高车辆的生存能力;采用灵活的模块化设计改进士兵防弹衣,并减轻防弹衣重量,使士兵能够灵活调整以适应特定的战术任务;开发反遥控爆炸装置的电子战系统及其相关的防御性电子攻击能力,将其安装在每一辆保护地面部队的车辆平台上,对抗遥控简易爆炸装置。

提升杀伤性的项目

        主要包括开发并装备反遮蔽目标攻击系统,提供对遮蔽目标精确攻击的能力;采购诸如“神剑”制导炮弹、精确制导迫击炮弹和制导火箭弹等精确弹药,提供快速反应的远程精确打击火力;继续采购并装备改进型M4自动步枪和多种新型狙击步枪,提高单兵的精确射击能力。

提高机动性的项目

        主要是减轻士兵负重方面的改进,如快速开发和装备士兵防弹板托架系统,以及适应其任务负重的改进型外部战术背心;使用轻质材料改进班组操作的武器,实现机枪及其底座的现代化等。

一体化建设的新思路

        信息技术和装备的发展催生了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反过来,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对军队武器装备的信息化建设,尤其是指挥信息系统的建设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始终体现着科学技术推动、军事需求牵引的相互促进的内在辩证规律。当前,美军仍在不断充实完善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和加快作战理论创新,这对陆军装备体系的一体化发展建设思路和模式也提出了新要求,主要将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打造全球一体化联合信息环境

        配合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美军提出未来将在全球范围内打造一体化的联合信息环境: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通过何种终端设备,用户均可通过云服务实现安全无缝的信息访问,从而实现更快、更精确的信息协同。联合信息环境是利用云计算对现有信息基础设施的重构和优化,包括数据中心的整合、不同网络系统的整合等,它将是美军未来实现全球信息服务的核心基础设施,最大限度地增强信息共享能力,为单兵、作战单元、武器平台和信息系统协同提供信息支撑环境,将信息优势更快、更好地转化为决策优势和行动优势。如,美军在全球一体化作战思想中,就十分强调依托未来全球信息环境构建相互支持的新型指挥关系。美军全球一体化作战要求,未来联合部队基于挑战或威胁构建相互指挥和混合指挥的新型指挥关系。在上级指导下,参战部队可按战场威胁随时转变指挥关系,而非按照地理区域划分严格的防区或是按照功能职责指定不变的隶属关系指挥部队。但向下级放权不代表放松控制,更不是失控,而是利用信息系统实现更灵活、更坚强、更高效的控制。放权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局部放权是为了整体上更好地控制。不放权就不能在低级别作战单元上实现高效协同,就不能实现多军兵种、多力量实体之间的深度融合。

建设基于云服务的C4KISR指挥信息系统

        美军提出,依托全球一体化联合信息环境,未来美军将建设基于云服务的C4KISR指挥信息系统。指挥所将从笨重不便的指挥中心走出来,走向轻量化、移动便携的“泛在”互联场景,指挥信息系统所需要的信息资源将大多由联合信息环境的“云端”提供服务。为了达到既定发展目标,美国国防部于2012年7月11日正式发布《国防部云计算战略》,明确了未来美军云计算的推进路线图,包括发展思路、发展步骤和管理方式等要素,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发展云计算技术,包括不断加强云计算军用化进程的统筹规划、切实解决数据中心融合问题、大力引进商用技术、着重开发云计算平台和云计算标准等,云计算发展规模和水平迅速提高。美国防部希望通过“云环境”的建设,逐步实现数据的自动“伴随”和信息服务的智能化自适应。根据当前网络信息技术和美军“云计算”发展速度和趋势,至2020年前后,美军作战部队的指挥控制组织模式,将从以指挥所为中心转向以云服务为中心,实现同一张网、同一朵“云”、同一幅图和更顺畅的信息流动,真正实现信息资源的按需共享和应用,使军事力量能够快速响应不断变化的作战需求,大幅提升作战效能。

大规模研发和装备移动便携设备,大幅提高一线官兵的信息感知和共享能力

        当前,随着民用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其成熟度和商业普及速度和范围远远超过军用设备的发展速度,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迅速普及至千家万户,个人终端设备日益智能化、小型化、轻型化和便携化,功能也越来越强大。在此大背景下,美军越来越重视利用成熟民用信息技术提高军队的信息化水平。目前,美军已开始接受“自带设备办公”(BYOD)的理念,逐步通过认证和许可允许越来越多的商业移动设备进入美军军营。如,美军驻阿富汗部队批量采购装备了一批三星智能手机,以提高士兵的信息获取和共享能力。当前,商业移动设备进入美国陆军部队主要需要解决2个问题,首先商业移动设备接入联合信息环境的安全保密问题,其次是商用移动设备与国防部目前通用接口的兼容认证问题。2011——2015年以来,美军一直在通过网络集成试验中测试智能手机在当前网络信息环境中的认证、兼容、安全性等方面的问题,不断提出改进和修改意见。一旦这2大问题得以解决,美军将大规模采购和运用如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成熟商业个人移动便携设备,大幅提高一线官兵的信息感知和共享能力。

加速提升以大数据技术为代表的情报、监视和侦察(ISR)能力

        为了应对快速变化的威胁环境和安全挑战,当前美军正在大力提升情报、监视和侦察(ISR)系统领域的数据分析能力。面对数据资源的爆炸性增长,美军格外重视利用新兴的大数据技术并发布有关发展战略,将大数据研发重点与国防发展的长远目标、战略需求与现实需求相结合,明确将大数据分析技术作为提升ISR系统的核心目标。目前,美军已在开发与多样化威胁相适应的大数据挖掘、整理和快速分析技术、自动处理以及人机交互技术等方面取得多项重要进展,为决策者和作战需求提供了更广泛、更准确、更及时的情报信息。美军如此重视对“大数据”的开发和掌控能力,主要目的就是提高美军对海量数据环境的掌控能力,发挥数据在决策和行动中的主导作用,推动其一体化联合行动向更高层次发展。

以军民融合式发展模式缩短装备研制周期

        进入21世纪以来,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群在民用和商用领域发展极为迅速,其发展水平在许多领域已逐渐超过军用领域;而且经过长期充分的商场竞争,很多民用和商用设备都具有很高的成熟度和可靠性,只需稍加改装改进甚至无需改进就可以直接作为军事装备为部队服务。为此,美军近年来在发展信息化装备过程中,也不断改革采办制度,创新科研试验模式,十分重视通过商业采购、模块升级、功能重组和服务化改造,对“商用现货”的引入和运用问题,如,美国陆军在信息化建设委员会下设有“企业信息系统项目执行办公室”(PEO EIS)。该办公室主要是为美国陆军各兵种、部队用户推荐符合标准规范的IT硬件、软件系统和服务,在陆军在线电子商务订单系统中公布采办计划和技术标准规范。商家必须不断竞争,以获得合同并符合陆军的需求。美国陆军各单位通过这一平台既可以采购到符合标准规范的硬件,又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必要开支,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通过这种发展模式,美国陆军使很多信息化装备及其很多功能都实现了模块化、标准化和服务化,并不断降低了民营企业参与军事装备研发的门槛,逐渐摆脱有关技术和装备仅为军队专用的发展模式,实现了军民融合式发展,大大缩短了装备研制周期。

结语

        总体上看,美国陆军装备体系一体化建设正紧紧围绕全球一体化联合作战需求加快进行,其发展理念是淡化兵种界限,以信息系统为核心,以信息化、网络化信息装备和一体化战术指控系统发展为重点,全力优化陆军装备体系力量构成,加快提升低层部队的信息化、网络化水平,实现陆军各兵种武器装备、各层级部队装备和一线士兵武器装备的高度融合,以及大幅提高与其他军兵种装备的实时互联互通水平,使战斗力的提高实现从能量聚集型向信息主导型的跃升。预计到2020年前后,美国陆军装备体系一体化水平和能力将有一个大的跃升,各种作战要素间将全面实现无缝链接和信息共享,初步达到“网络中心战”的目标要求。文/宋新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