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进军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2019-11-04 13:50:56

来源:人民武警



智能手机进军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开放的世界没有封闭的军营。2015年7月,《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的出台,放宽了智能手机使用的限制,打通了互联网进军营的“最后一公里”。“准入证”落地,“网生代”入营,身处信息网络变革潮流之中的基层带兵人遭遇了一场源于手机的挑战与考验。4年来,他们如何拥抱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互联网+”时代,打破“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困局?让我们聆听湖南总队娄底支队一线带兵人那些“爱恨交织”的手机故事,管窥一场从思想到实践的革命。

  ——题记

“完了、完了,这回肯定完了!”

此刻的小徐,焦灼的内心夹杂着些许懊恼。

熄灯号早就吹过了,娄底支队执勤中队的这名列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尴尬的一幕就像电影画面一般,在脑海里一遍遍闪现。

傍晚,是中队发放手机、自由活动的时间,对小徐和战友们而言,是难得的欢愉时刻。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5秒到达战场,全军出击!”听这声音就知道,战士们又在“组团开黑”了。

诱人的游戏背景音乐飞到小徐耳朵里,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急行军,挠得还在打扫卫生的他心里痒痒的,不知不觉间手上挥舞扫帚的动作快了几分。

入伍之前,小徐是个典型的“手机控”,一天到晚不是沉迷于网络游戏、玄幻小说,就是躺在床上听音乐、刷网剧,家里人也没少批评他“一天天没个正事,就晓得玩手机”。

“要不是当兵用手机不方便,我早就是‘最强王者’了!”撂下扫帚,收拾妥当,百爪挠心的小徐直奔中队部,心急火燎地从存储柜里掏出手机,一边朝宿舍走,一边迫不及待地玩了起来……

快乐的游戏时光总是很短暂,眼看就要到上交手机的时间了,可小徐正带队打得难解难分。“战况”胶着的紧要关头,队友的一个操作失误使战队惨遭“团灭”,小徐“满星晋级”的计划泡了汤。

“怎么样,战斗力不行吧?”面对挑衅,一贯自诩“独孤求败”的小徐输得很窝火。“有本事咱们晚上再搞!”跟对手约好时间后,不服气的小徐这才想起,那会儿手机早就上交入柜了。战书已下,这可咋整?可是一想到对手肆意“洗刷”自己的神情,小徐把心一横,有了主意。趁班长没留神,他把平时玩的手机模型交了上去。

约战时间已到,小徐偷溜下床躲进厕所隔间……得意难免忘形,小徐玩得兴奋时竟然没忍住喊出了声,正好被查铺查哨的指导员朱勇听到了,循声找了过来。

“好啊你小子,大晚上的不睡觉,跟我‘捉迷藏’是吧?”朱勇气得一把夺过手机,转身大步回了宿舍,蹲得腿已麻木的小徐半天才缓过神来。

这下摊上事了!小徐满腹心事地躺回床上。虽然自知偷用手机违反规定,但也有些想不通:这都啥年代了,用个手机还这么难?他有些不理解部队管控手机使用的规定,而朱勇同样理解不了“小徐们”这挡不住的“手机瘾”:现在的战士都怎么了?把手机看得比命还重!

朱勇盯着收缴来的手机,既感到离它很近,又觉得离它很远,这种矛盾心理是很多基层带兵人对手机网络的真实写照。当手机和网络以“合法身份”进入军营,“朱勇们”还是有些不适应。

顺应时代发展、回应官兵需求、创新教育形式……对部队逐步放开手机使用的好处,朱勇不是不认同,“就怕撒出去的网收不回来。”他时刻处于担心焦虑之中,手机网络上不良信息侵蚀、沉迷网络游戏、失密泄密卖密等等遗患无穷。

从“谈网色变”到“网开一面”的观念之变需要跨越什么?“开闸放水”与“高筑堤坝”的疏堵边界又该如何限定?虽然智能手机进军营这张“准入证”已经开出4年多,但是留给基层部队管理者思考和探索的空间仍然很大。

想到这些,朱勇又是一夜无眠……

手机之殇

虽然战士们捧着手机高呼“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面对一颗颗“定时炸弹”,朱勇和大多数指导员一样忧心忡忡,手机网络本来是个好东西,怕就怕“阿里巴巴的宝库”最终成了“潘多拉的魔盒”,真怕伤不起。

特战队员很MAN很有型,作为特战班长的小黄更是阳刚十足,但一提起曾在手机微信上遭遇过的“一见钟情”,他脸色马上晴转多云。

为了让更多战友不再重蹈覆辙,他还是咬牙打开了心扉。

那年,小黄无意间加了一个微信好友,聊天发现对方貌似是个青春美少女,而且很主动热情。哪个少男不怀春?更何况从没处过女朋友的小黄。对方手段老到,三下五除二就俘获了小黄的真心,从线上网友到线下恋人,感情急剧升温后,对方开始变着法儿要礼物借钱款,感情上已经形成依赖的小黄完全失去理智,前后在她身上花费了3万多元。直到被中队干部发现,才如梦初醒。可要求还钱的事刚提出,对方立马玩“失踪”,而且翻脸不认人,还以暴露他的军人身份相要挟,让人财两空的小黄心如刀绞。

如果说军营网恋隐蔽而小众,那手机游戏似乎更像一盘“家常菜”,喜欢玩游戏的官兵都说,没有手机游戏的军营简直是脱离时代的军营。

“阁下的首级,我收下了……”“推塔推塔,别去管人头数啦……”

要说军营里哪些手机游戏最受青睐?《王者荣耀》可算是个爆款。“双面君主”刘邦、“至高创世”女娲、“断案大师”狄仁杰……这些备受战士追捧的英雄角色,在郭卓看来只不过是一些四处跑跳翻飞的卡通玩偶。

郭卓平时喜欢阅读历史书籍,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一听记者提及《王者荣耀》,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是‘王者农药’!好好一个孙膑,愣是被打扮得像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你说气人不气人?”

看着那些上古传说里的神仙鬼怪,居然能和历史人物结合在一起,郭卓满脸疑惑,同时也忧心忡忡。“我也知道游戏背景允许有虚构的成分,但是这样不知敬畏地拿历史名人开涮,不仅冒犯古人,更容易误人子弟。”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年轻官兵正处在价值观、人生观的形成期,如果长期沉溺于这样扭曲历史观的游戏世界中,很难保证不被那些“毁容”“肢解”的历史所误导。

网络包罗万象,冲击无处不在。士官小欧因手头紧张,便利用网贷解决燃眉之急,结果借新账还旧账,前后几十笔欠账累积多达4万元,幸亏及时被支队发现,部队家庭一起介入才得以解决问题。

网恋、网游、网贷等等,明的和暗的,发现的和未察觉的,犹如一支支利箭射向官兵,更让郭卓等基层带兵人提心吊胆。

“以前部队禁止使用手机的时候,哪用得着烦心这样的问题?”支队政委易献平回忆自己当兵时颇为感慨,那时候战友们只能借助阅读报刊、收听广播来获取信息,加上驻地偏远不便,“新闻变旧闻、家书跨年收”的尴尬情形时有发生。“现在的战士可算赶上好时代了,互联网进军营、智能手机放宽使用限制,这些暖心政策在封闭的军营里开了一扇窗,让大家不再觉得跟外面的世界脱节了。”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移动互联网络对于部队而言,既带来了便利,也实实在在地会埋下隐患。用好了,是打开“阿里巴巴的宝库”,用不好,就是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对此,易献平讲起亲身经历的一件尴尬事。

“指导员,我在网上查过,被火烧的疼痛度可不是一般人忍受得了的,为什么邱少云能忍住疼痛趴着不动呢?这些故事是不是为了鼓舞士气编造出来的啊?”一次,易献平走进一个中队推门听课,看到指导员正在讲述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不料一名新战士却质疑故事违背生理学常识,场面陷入尴尬。

列举邱少云纪念馆记载史料,回放亲历战友的访谈实录……后来这名指导员花了半小时才算消除了大家的疑惑。当被问及为何会有如此疑问,这名新战士道出了原委:“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帖子,里面说邱少云的事迹都是假的。刚开始我也不信,可是很多网友回帖旁征博引,慢慢地我也开始怀疑起来……”

“军事不过硬,一打就垮;政治不过硬,不打自垮。”谈及手机网络对官兵思想和行为习惯的影响,易献平仍然心有余悸。“虽然‘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定时炸弹’也不少啊!”在与记者交流时他坦言,隐患远不止这些:有的官兵喜欢把灰色段子、花边新闻等垃圾信息当谈资,对涉军炒作、恶搞英雄、丑化党和政府形象等负面舆论不以为意,使得不少基层干部深感“政治教育搞几天,不如刷刷朋友圈;苦口婆心讲道理,不抵网上歪歪理”的无奈;有的喜欢写微博晒心情、挂QQ盼邂逅,热衷微信“摇一摇”、搜索“附近的人”,“不和战友心交心,却和网友谈感情”,丢失了部队传统、疏远了官兵关系、淡化了家庭亲情,对外交往更难管控,事故案件预防工作压力陡增……

智能手机进军营,很多带兵人视之为洪水猛兽,而战士们却视其甘之如饴:聊天交友、休闲娱乐、获取资讯、方便生活、学习提高、金融理财……在他们看来,智能手机已不仅仅只是通信工具,还是如同食物一般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停机、断网如同停水、断粮。”“宁愿三日无肉,不可一日无网。”

眼界之变

当了两年指导员的潘飞坦言在手机管理问题上,自己的确很敏感,有时也会选择简单粗暴的方法。有段时间甚至觉得谁也信不过,习惯用怀疑的眼光审视中队的每一名战士是否在私自使用手机,甚至在突击检查中将查获的手机让机主当众销毁。“现在看来,当时的做法的确有些过火,战士们肯定很反感。”

支队机关管理参谋赵维和官兵们玩了多年的“猫捉老鼠”游戏后,迫不得已在基层发展了不少“眼线”,让这些“暗哨”提供“情报”,但似乎也没有收到预期效果。

“狡兔三窟!”赵维苦笑着说,手机是个日常用品,今天收明天买,有的中队人均拥有两部以上手机。

如何突围?钥匙究竟在哪里?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智能手机的管理困境?站在官兵对立面的管理者们日思夜想。答案还得从基层源头找起。

曾几何时,一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坐在一起,却各自低头玩手机”,令人忍俊之余陷入思考。随着不断下沉式的走访调查,一个个答案浮出水面。

“封闭式环境难以满足多元需求。”下士王鹏腼腆地说出心里话:“有的战友现实生活中比较内向、不善交际,但是在‘朋友圈’里传照片、表达自己的观点,都能得到点赞、留言、转发,心理上有种满足感。”还有一名战士向记者细数身边的“成功案例”:张三想考学提干,足不出户就收到了学习资料,还能在微信群里交流备考心得;李四通过网络教程自学,爱好摄影的门外汉如愿以偿获得了地方专业比赛证书;上士班长王五与女友远隔千里,每天靠手机聊天视频“保鲜”爱情,前不久终于走进了婚姻殿堂……

“‘简单化’管理容易引发抵触情绪。”上等兵张庆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但也有不少带兵人与其针尖对麦芒:“如果不善加管理利用,手机就是手雷!”一个无心的“贴吧”签到、一次普通的地图导航、一张军营生活自拍,都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泄露军事秘密。随时“踩雷”的风险催生了一些“雷人”的举措:一再压缩手机使用时间、强制卸载手机社交软件、剥夺违纪官兵使用手机权利等等,甚至在手机检查中用上了安检才用的探测仪,这些做法看似规避了风险,实则治标难治本。个别官兵为躲避检查,私下购买多部手机“躲猫猫”,这种现象时有发生。“按下葫芦浮起瓢”,陷入“买了被收,收了又买”的管理怪圈,让人十分挠头。

“‘授权型’规定没有明确权责界限。”部队管理参谋赵维道出了管理者的更多忧思,“上级规定基层单位官兵在由个人支配的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时间,可以使用公共移动电话,但是并没有明确规定智能手机的主管部门和管理办法,所以相关业务部门都担心因为手机惹祸被问责,由此带来的多头管理、交叉检查就在所难免了。”有人甚至直言,宁可“过之”听骂声,也比“不及”挨批被追责强。

“‘老三样’文化活动单调缺乏吸引力。”上士黄红彩的分析不无道理:文化活动重复老套不接地气,没有创新没有吸引力,不如玩手机有意思。有的中队甚至一到休息时间就“放羊”,各盯各的屏,个个看手机,有战士甚至说:“不玩手机我干啥?”

“想要当‘网管’,先要学会做‘网民’,智能手机也是社会进步发展的阶段性成果,只有真正接受它,思想观念不断‘更新版本’,管理和服务才能‘跟上节奏’,一味站在官兵的对立面思考问题就难以找到破题的切口。”总队政委蒋建宇在基层支队调研时发出这样的感慨,智能手机进军营带来的种种困惑,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不少一线带兵人特别是领导干部,对于网络知之不深、掌握不精、思考不透,对能不能“放得开”还在纠结、对能不能“用得好”还有疑虑、对能不能“管得住”还很担忧。“不能只是一味告诫战士们放下手机,更要主动填补‘数字鸿沟’、打破‘话语壁垒’,让他们真正明白该从手机中获取什么。”

思想破冰带来行动突围。那年7月,湖南地区连续遭遇暴雨侵袭,支队官兵第一时间驰援益阳抗击洪魔。这时,一篇名为《抗洪,让我看到了国民的劣根性》的网文在参战官兵间广为流传,夺人眼球、扰乱心神,给本已忙乱的抗洪工作增添了干扰。

当晚,一篇《抗洪,让我看到了温暖人心的力量》图文推送在总队“湖南武警”微信公众号刊发,针锋相对驳斥了负面舆论和虚假言论,迅速澄清错误认识,逆转了舆论导向。不少经验丰富的“老政工”也由此感叹:只有学会“新本领”,才能和今天的战士在“一个信道”里同频共振。

“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一部手机,不如说面对的是一代人,面对的是军队的未来。”记者采访中发现,不少干部骨干看待智能手机的视角和管理理念正悄然发生变化。

开了窍的潘飞最终在疲于应付中明白:不能只告诫他们放下手机,还要让他们明白该从手机网络的海量信息中获取什么。这是观念升级,更是眼界之变。

潘飞不仅在中队举办了个手机摄影作品比赛,还不时下载精彩的演讲视频和微课分享给中队官兵,而且还筹划组织官兵录制一些历史故事的视频,方便更多的战友在网上收看。

疏堵之策

探索智能手机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攻防战。

“你渴望收获一份真挚的爱情吗?点击这里,让你马上脱单。”“不用面对面,也能心连心,下一个幸福的人儿就是你。”……每次收到虚假婚恋网站链接,王洪辉都会果断屏蔽,“军人网上婚恋陷阱很多,我们这是吃一堑长一智。”

王洪辉是双峰中队一名中士,他告诉记者,限于职业特点和封闭的环境,军人择偶面较窄,婚恋是个绕不开的“老大难”。于是,一些不法分子借机向官兵们“抛”来钓鱼广告链接等诈骗信息,只要点击链接下载软件,并输入身份信息完成注册,不仅会泄露个人隐私,还会有银行账户、支付宝密码丢失被窃等危险。

王洪辉形成这种防范意识是因为有一段烙印深刻的经历。为了在战士们的心里装上手机网络“防火墙”,这个支队把功夫都下在了平时。

王洪辉告诉记者,打着征婚的幌子搞网络行骗,他不止一次听说过。有一次,某支队中士班长小王在家人的催婚下,无奈求助于一家婚恋网站,不料注册登录后,手机网上银行里的3200元钱即刻被盗刷。

地方法官也是这个支队的常客。王洪辉回忆,上个月,支队还邀请娄底一家法院的审判员就如何防范手机网络诈骗进行专题宣讲,课堂上列举的大量案例让官兵们瞠目结舌:网络诈骗有太多想不到,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

“知危而预至关重要,因噎废食断不可取。对于智能手机既不能无限拔高其优点,也不能被它带来的问题和隐患所吓倒。”上个月,总队司令员李明辉考察这个支队,在了解手机安全管理等情况后,勉励大家要进一步摒弃“鸵鸟心态”,继续有针对性地破解管理难题,积极探索智能手机进军营的正确“打开方式”,让“政策红利”真正落实到官兵所需所盼上。

与时代逆向行驶,就会被时代远远地甩在身后,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这个支队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一手打开“阿里巴巴的宝库”,一手锁紧“潘多拉的魔盒”,进行了很多有益尝试。

思想不设防,一切都白忙。支队长朱云辉介绍,手机使用管理压力大,教育必须经常化。

走进这个支队每月一次的“网德网规网纪”专题安全保密教育课堂,驻地网监支队一名专家正为大家讲述网络诈骗、盗取信息的方法手段。如果不是身在现场,保卫干事赵立强简直不敢相信,“犯罪分子”居然能够如此轻松窃取自己的银行账号和密码。他告诉记者,骗子的手段高明得难以置信!

“经常讲一讲,也会收到润物无声的效果。”郭卓介绍,支队特别注重加强手机网络安全知识普及和经常性教育引导,将手机网络安全教育纳入保密教育范围,还编印分发《手机网络安全知识技能学习培训教材》,定期举办手机网络知识专题讲座,帮助官兵掌握网络保密技能、提高安全防范能力,基层带兵人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强调灌输,收到了一定成效。

既要在官兵心里不断扎紧防范的“篱笆墙”筑牢思想底线,也要完善技防手段搭建安全管理“防火墙”。

在这个支队,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服务人员不仅提供日常业务,还提供定制服务。

在这个支队信息网络管理办公室,赵维输入账号密码,登录管理平台,全支队官兵使用智能手机情况一目了然,记者发现他们选用的号段相对集中,目的就是便于管理。

赵维告诉记者,他们打算依托服务商支持的管理平台,能够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开放指定功能,实现时间、地域、功能、数据等各项管理。通过设定涉密关键词进行技术屏蔽,指定专人监管维护,实现了手机上网全程监控、出入信息双向过滤、违规操作即时报警、非法登录自动屏蔽,“用网络给官兵解渴的同时,更要上好网络安全锁。”

该管还得管,一刻不能松。朱云辉说,军营手机管理是个长期课题,为此他们还出台《手机网络使用管理实施细则》,进一步完善管理制度规定;统一印制《手机网络使用管理登记本》和使用审批表,健全相关文书登记;将个人手机网络使用情况纳入安全保密检查范围,建立相关部门联查机制……在各项制度逐渐完善的情况下,这个支队形成了使用者舒心、管理者放心的氛围。

如果说支队围绕使用手机网络的教育管理方式多少有些被动防守色彩的话,那宣传干事钟淼为此作出的努力则是主动出击。

为了让官兵在海量的网络信息中获得正能量,钟淼和同事们为官兵推荐了“学习强国”“军职在线”等7个APP,而且经常分享这些APP上的好内容。不仅如此,记者发现,他们还给基层官兵的每部手机推荐了正能量屏保,虽然看上去确实少了个性,但在军营这个大环境里也毫无违和感,别是一番风景。

辗转基层了解,这些被推荐的APP逐渐成为战士们手机上网新的兴趣点,有的中队开始用“学习强国APP”打卡积分开展阶段性理论学习竞赛,有的官兵订阅“军报记者APP”上的内容,开始兵记者的逐梦之旅。

双峰中队下士副班长罗朝祥体重超重,前几天,他在“军职在线APP”上用学习积分换购了“科学训练健身塑形”课程,“课程连续45天,边学边练,等着看效果吧!”他每天坚持打卡训练,对健身减重信心满满。

许建斌最近火了!以前,官兵们只知道他军事素质突出,最近又被战友们贴上了军政兼优的标签,原来支队正在传播他利用手机提升自我素养的励志故事。

许建斌是新化中队一名中士班长,去年在总队侦察兵专业大比武中摘得桂冠,前不久在支队“四会”政治教员比武中勇夺第一名,跨界夺魁的许建斌道出自己的取胜之道:平时做个有心人,利用手机APP开阔视野获取知识,跟着演讲视频反复揣摩模仿,看多了自然有了感悟和进步。

“这就是一场争夺战,当更多的正能量进入官兵思想,自然便成为抵御不良思想的武器!”易献平若有所思地说。

短评:

打一场“指尖”争夺战

朱云辉

智能手机进军营,官兵的“指尖”有了一片天地。战士甘之如饴,一些干部却视之如洪水猛兽。为军营生活添彩的智能手机,也着实给部队管理添了堵。对“网生代”而言,智能手机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很多战士一到休息时间,谁也不亲近,就亲近手机,恨不得和手机“绑”在一起。有的单位对手机管得严了,战士就反映工作、学习和生活不便,“与世隔绝”、与时代脱轨;有的单位对手机管得松了,违规违纪的现象就时有发生,个别战士甚至因此挨了处分,教训深刻。甚至在个别单位,手机从新问题升级成为“老大难”问题。毋庸置疑,手机管理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

政治工作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对部队而言,过关就是打仗,要讲究攻防战术。当前,手机带来的隐患已经成为很多单位的挠头事。沉迷网游、网赌网贷、网络诈骗、网络失泄密……这些问题一旦发生,都是单位和官兵所不能承受之重。防,不能局限于简单的条条框框,也不能片面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要主动设防、全面设防,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首要的是思想设防,把网络的“坑”一个个讲清楚,把制度的“线”一条条讲明白,把身边的“案”一件件讲生动,通过点滴灌输让官兵懂得用手机的尺度、权限和方法,筑牢思想防线。同时,制度设防、技术设防等手段也必不可少。

守阵地也要夺阵地,“攻防兼备、收放自如”才是手机管理的正确打开方式。一把好刀要为我所用,握住的必须是刀柄,而非刀刃。手机是承载丰富信息资源的工具,运用得当,就能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战士愿意把时间放在“指尖”,“指尖”就是我们的阵地。我们可以不断地丰富“指尖”平台、盘活“指尖”资源、用足“指尖”时间,持续输入红色文化、传播正能量,让手机成为官兵的学习工具、宣传窗口、工作助手。还可以依托手机创新文化活动,让战士自觉地戒掉手机游戏的“瘾”,迈出虚拟世界的“门”,进一步浓厚军营文化氛围。这样的手机,如何不能爱?

文字:张根深、张添柱、熊湘平

供图:程子健、杨  宁、杜天豪

来源:人民武警报·星期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