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系聚优战作战概念研究之五:信息化战争体系作战怎么打?九大典型作战样式解析

2022-09-01 12:01:53

来源:学术plus

体系聚优战是信息化战争中的体系作战,其不限定特指某一种作战样式,而是由多种作战样式和战法组成的“组合拳”,或作战样式群。强调根据作战任务、作战对手和战场形势变化,只要有利于形成相对优势、达成体系制胜,可以灵活运用任何适宜的作战手段和样式,形成作战优势。在体系聚优战具体实施过程中,这些具体作战样式和行动战法既可以作为联合全域作战的一部分单独组织实施,更强调打“组合拳”,多策并举,整体制胜。
 
为更好理解其核心内涵,本文列举了整体威慑战、电磁扰阻战、网络破击战、认知控扰战等九大典型作战样式,并进行分析


体系聚优战――灵活运用多种作战样式的“组合拳”作者:学术plus高级观察员  东周
本文主要内容及关键词1.整体威慑战:强调多域联合威慑;实施整体威慑战应具备三大要素强大整体实力是实现有效威慑的核心2.电磁扰阻战争夺信息优势的关键;在组合手段方法上,通过“连接+共享”实现信息赋能破解无人集群作战的有效战法
3.网络破击战:软杀伤为主,软硬结合,重在破网降能失效
4.认知控扰战:控制态势感知认知权,争夺信息优势;控制指挥决策权,争夺决策优势;控制“脑”权,夺取脑控优势
5.敏捷机动战:高效率快速决策;高效率形成有利作战态势;高效率即时聚合作战力量;敏捷机动战是对传统机动作战的创新发展
6.蜂群自主战:有利于形成体系优势压制敌方;有利于增强作战效果;有利于陷敌于作战困境
7.精确点杀战:实现作战的高效费比;打关键节点目标是重要选项;大范围体系支撑是基本条件;离不开精确情报保障
8.补给断链战:供应保障链对作战全局影响巨大;打击重心是断敌供应保障链的关键节点;重在选准时机活用战法
9.体系毁瘫战:作战目标是使敌作战体系运行失序;重拳打击作战体系的关键节点;对敌作战体系实施软打击


仅供学习参考,欢迎交流指正!文章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作战概念首先是作为一种新的作战样式提出。创新作战样式是作战概念开发的核心内容。可以说,体系聚优战是一系列具体战法的总称。以下九大典型作战样式构成了体系聚优战的战法体系。分别为:一是整体威慑战,在体系聚优战中积极组织静态威力展示和威慑行动,力争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二是电磁扰阻战,运用电子侦攻防等多种作战手段和行动样式,扰乱、阻止、破坏敌电磁能力的发挥,积极争夺电磁频谱优势,夺取制信息权,进而赢得作战主动;三是网络破击战,运用软打击和硬摧毁等多种手段,破敌指挥网、情报网、通信网、后勤补给网,乱敌指挥保障;四是认知控扰战。通过信息攻击、舆论攻击、脑攻击,在认知空间形成控制优势;五是敏捷机动战。快速调整兵力兵器部署,在即设战场快速聚集能力,抢夺作战先机;六是蜂群自主战。广泛运用“蜂群”、“狼群”、“鱼群”等无人作战手段,自主组织行动、分布式攻击,实现人机联合制胜;七是精确点杀战。精准获取情报,实施多域精确打击,力争打一点撼全局,实现作战效益最大化;八是补给断链战。组织精锐力量,打敌后勤物资和装备供应补给链、补给线和补给基地,破敌失去补给而退出战斗;九是体系毁瘫战。综合采取破网、锻炼、打节点等多种手段,干扰、迟滞、破坏甚至瘫痪敌作战体系有效运转,削弱敌作战体系功能。
 
1.整体威慑战

整体威慑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积极组织静态威力展示和威慑行动,力争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威慑和战争是军事活动的两种主要形式。而威慑,主要是通过显示力量或威胁使用强大实力,向潜在对手表明决心意志,以慑止对手行动的行为。可以说,体系聚优战中的整体威慑战是实现不战而“止”人之兵的一种重要手段或战法。克劳塞维茨强调,战略的第一条规则是尽可能强大,首先是总体上的强大,然后是在关键部位的强大。现代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信息化局部战争下的整体威慑战,不仅要有陆海空天传统威慑手段和能力,也需要太空威慑、电磁威慑、网络威慑等新型威慑手段和能力,更需要有显示国家整体实力的整体威慑。特别是随着信息技术等先进技术的迅猛发展,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军事革命加速融合,战略竞争力、社会生产力和军队战斗力耦合关联更加紧密,打赢信息化战争更大程度上是国家意志和国家整体实力的较量。若要遏制战争,首先要从整体实力上对对手形成威慑。
1.1 强调多域联合威慑
威慑手段通常包括核威慑和常规威慑。在体系聚优战中,实施整体威慑战,旨在综合运用陆海空天电网全域常规威慑手段,达成威慑目的。特别是随着信息网络技术及太空、定向能技术在军事上的应用,太空、网络、电磁武器等成为新型威慑手段。太空威慑,主要是以快速响应电磁轨道武器、天地网络化反导航定位服务系统、大椭圆轨道激光武器、高功率微波武器等装备,威胁攻击对手空间目标,形成对敌空间信息“干扰阻断”威慑。网络威慑,主要是以网络空间态势感知和攻击装备,威胁攻击对手军事网络及其它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实现对敌威慑。电磁威慑,主要是以电磁频谱作战系统,威胁攻击敌探测、导航、通信等信息化武器装备系统,实现对敌致聋致盲威慑。1.2 实施整体威慑战应具备三大要素
实施整体威慑战并达成威慑预期效果,通常必须具备三大要素:一是实力。威慑方必须具备令对手感到忌惮和畏惧的可靠能力或实力;二是决心意志。威慑方在必要时必须敢于使用这种能力;三是明确传递信息。威慑方必须将行动能力与决心准确、有效地让对方清楚知道。
从历史上看,判断威慑实力的标准主要有三个方面变化:一是现役军事力量;二是综合国力或战争潜力;三是主战武器装备总数。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军队数量就是威慑,军事实力的强弱直接取决于现役军队的规模、重要武器装备的数量,以及军队训练组织士气等非物质因素。二十世纪后,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威慑实力已不再仅限于军队兵力和重要武器装备的数量,而是由国家战争潜力所决定,其中包括经济实力、科技实力、能源资源,甚至人口数量,等等。体系聚优战中的整体威慑战,其威慑实力的形成主要基于网络信息体系,以及在该体系融合集成下形成的联合全域威慑能力。
1.3 强大整体实力是实现有效威慑的核心
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在军事领域的广泛渗透和应用,为构建整体实力、实现整体威慑提供了有利条件。体系聚优战以网络信息体系为支撑,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的渗透性和联通性,不仅把各种作战力量、作战要素、作战单元融合为一个有机整体,实现军事上的体系作战优势,而且把国家政治、经济、外交、金融、交通、能源等与战争和国家动员相关的各领域,都连接、汇入国家战争动员体系,凝聚各方面力量和资源形成整体合力,实现体系能力的涌现效应,从整体上显示综合实力优势,形成众志成城、同仇敌忾的强大无形威慑,塑造使敌“有力量但不能行动”“能行动但没有效果”的态势,起到遏制和打赢战争的作用。
在整体威慑战中,国家战争动员的范围将更加广泛,不仅限于某一方向、区域,而是遍及全国各地,乃至世界有关地区;动员时间更加迅速,利用网络和信息系统,动员和行动信息可在第一时间迅速传达到每个人、每个节点;行动协调和协同更加一致,分布在各域各地的各方力量可以基于同一态势、根据同一命令几乎在同一时间统一行动,极大提高行动协同效率;资源利用更加充分,基于网络的各种战争资源,可以快速实现平战转换、军民转换,实现前方后方一体化保障、精确保障。
 
2.电磁扰阻战
 
电磁扰阻战,是指灵活运用电子侦攻防等多种作战手段和行动样式,扰乱、阻止、破坏敌电磁能力的发挥,积极争夺电磁频谱优势,夺取制信息权,进而赢得作战主动。
2.1 争夺信息优势的关键信息化局部战争高度依赖电磁频谱,对电磁空间的控制与反控制成为争夺制信息权的焦点。组织实施电磁阻扰战,主要是破坏敌方电磁频谱,保护己方不受破坏。电磁频谱是传输信息的主要载体。使用电磁手段对敌方电磁频谱实施阻扰破坏,将有效降低敌信息作战能力,并使己方在拥有制信息权的场景下,保障信息的快速有效流动,通过信息流驱动指挥流、行动流、物质流、能量流,进而拥有作战的主导权、主动权。2.2 基本着眼点是使敌作战体系失能失效
体系聚优战中实施电磁扰阻战,主要是针对敌方对电磁空间的依赖,同时为确保己方对电磁空间的有效利用,组织各种电子侦察、干扰、攻击、防御和支援力量,对敌通信网、雷达网、计算机网和指挥中心、通信枢纽、雷达站、计算机网络节点,全球导航定位系统、天地一体互联网等空间链路系统,及其他各种用频武器装备,实施干扰、攻击,阻断、破坏其通信联络和数据传输,破坏敌作战体系的“连接”与“共享”结构重心,从根源上为夺取制信息权、制电磁权提供支撑,进而削弱敌指挥控制能力,使敌整个作战体系失能、失效。
2.3 破解无人集群作战的有效战法
“蜂群”“狼群”“鱼群”等无人自主集群作战,是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战争的重要特征。各种无人自主集群数量庞大、类型多样、特征复杂,且每个个体都可以互补位置、互相替代发挥作用,拦截毁伤整个无人集群将十分困难。但从技术角度分析,无人作战集群为实现有效协同,每个个体相互之间必须进行信息共享与交互。无人集群间通信协同一旦受到干扰,将无法共享战场态势与信息,不能相互协同行动,也就很难发挥应有作战效能。这就给对方实施通信拦截与电磁干扰提供了机会。因此,实施电磁频谱战,对无人集群的信息通信网络实施干扰、攻击,破坏其信息共享与交互,将使无人集群中每个个体无法实现有效协同,从而失去作战能力。
 
3.网络破击战

网络破击战,是指综合运用网络和计算机等技术以及其他有效手段,围绕信息、信息网络的控制权而进行的军事对抗行动,是网络空间作战、争夺制网权的一种主要作战样式。其主要作战行动既有软杀伤也有硬摧毁,以软为主、软硬结合。其中,软杀伤主要是网络攻击,即综合利用阻塞攻击、病毒攻击等手段,对敌信息网络、指挥系统、武器平台等进行阻滞和攻击,使敌网络、指挥信息系统等难以有效运转甚至瘫痪;硬摧毁主要是利用精确火力打击、高能微波、电磁脉冲以及反辐射攻击等手段,瘫毁敌信息网络物理设施,摧毁敌作战及武器装备实体。
重在破网降能失效。在体系聚优战中组织网络破击战就是针对作战对手军事信息网络存在的弱点,利用体系优势,组织各种网络攻击力量,在作战全过程对敌作战指挥网、侦察情报网、通信网乃至后勤补给网等,持续实施软杀伤和硬摧毁行动,破坏敌之网络体系,使敌作战体系功能整体下降甚至失能。主要对敌基础信息网、情报网、指挥网、保障网等核心目标,实施网电协同攻击、欺骗迷茫、链路阻塞、接管控制等一系列作战行动,使敌智能化作战网络体系失能失效,达成瘫敌体系的关键性胜利。
 
4.认知控扰战
 
认知控扰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通过信息攻击、舆论攻击、脑攻击,干扰、破坏或控制敌思维认知,使敌不能做出正确判断、决策,从而在认知空间对敌形成控制优势。
认知域,即人的思维空间、意识空间,是对作战决策、判断等具有关键性影响的领域。信息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及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使战争的较量从物理空间、信息空间扩大到认知空间,使认知空间成为一个全新的作战域。随着信息化、智能化技术发展并在军事领域广泛深入应用,人机智能趋于融合,使认知在智能化战争作战中的地位更加凸显,认知领域逐渐成为重要的战场。制认知权成为未来战场控制权的关键要素。争夺认知控制权成为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战争作战制胜的重要作战样式。
4.1 控制态势感知认知权,争夺信息优势
体系聚优战中,信息流驱动物质流、能量流,信息优势决定决策优势。对情报信息和战场态势的快速、准确认知,对夺取指挥决策优势具有重要影响。因此,组织实施体系聚优战,要充分利用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对海量情报信息数据进行综合分析研判,挖掘提取所需情报信息,实现对战场态势、作战环境的更精准、更快速认知,从源头上确保先敌发现、先敌认知。在消除己方“战争迷雾”的同时,还要为对手制造“迷雾”。因此,争夺认知权,不仅要先敌掌握、先敌处理信息,还要采取网络舆论攻击、高度虚拟现实乱真等措施,积极制造、散布虚假信息,破坏、扰乱敌对战场态势的感知、认知,最大限度地制造混乱、增加不确定性,干扰对手的作战决策,迟滞其作战行动。
4.2 控制指挥决策权,争夺决策优势
决策优势决定行动优势。指挥员的快速决策是缩短“指挥周期”、实现快速制胜的关键。组织体系聚优战,作战行动成败很大程度取决于指挥员的决策速度。要利用智能辅助决策系统,优选最佳作战方案,科学合理调配作战资源,实现作战效能最大化;利用泛在智能网络,随遇接入所需作战节点、作战平台,构建形成一体化作战体系,实现力量、信息、能力分散部署、跨域联动,在作战所需地点、时间形成优势,集聚释能、聚优制胜;实施“攻芯战”,通过侵入对方“芯片”、篡改其程序及指挥决策系统算法等,使敌指挥决策发生错误或偏差。
4.3 控制“脑”权,夺取脑控优势
体系聚优战中的认知控扰战,强调“攻心夺志”,即利用网络战、电磁战等方式,对敌方人脑和意识认知以及无人自主平台的控制系统实施“攻心控脑夺志”的认知控制战,以“控制”取代“摧毁”,以最小代价实现止战、胜战之目的。攻心控脑与传统的谋略威慑不同,其更强调主动攻击,是一种主动攻击行动,主要运用先进信息作战技术、控脑技术等,对敌决策首脑,以及智能化无人自主作战平台、辅助决策系统等,实施控“脑”攻击,直接控制、扰乱对手“大脑”,影响、控制敌决策,或使其失能,实现隐形操控敌作战行动。如以人的认知思维为目标,利用读脑、脑控技术,运用心智导控手段,直接对敌方人员大脑实施“注入”“侵入”式攻击,干扰、控制或破坏敌指挥人员认知体系,从意识、思维和心理上对其深度控制,夺取“制智权”,以乱敌决策、破敌士气,迫敌缴械。
 
5.敏捷机动战

 
敏捷机动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高效率决策、高效率调整兵力兵器部署和高效率即时聚合作战力量,在既设战场高效率聚集能力,抢夺作战先机。敏捷是一种快速及时应对战场环境变化的能力,有响应性、鲁棒性、柔性、弹性、创新性及适应性等特征。
表1 敏捷作战概念内涵

5.1 高效率快速决策
实施敏捷机动战,首先要高效率快速决策,赢得作战先机。因此,要综合运用各种侦察探测感知与监视手段,及时获取战场态势和目标信息,特别是时敏目标的特征信息、活动轨迹以及实时位置信息,确保为快速决策提供精准情报支持。高效率决策还体现在情报处理速度上,要用更少的时间甄别有效情报信息,根据情况变化,以更快的速度制定行动方案,快敌一步占据主动,夺取先机。高效率决策重在缩短决策周期,要以目标时间窗口为中心点,决策指挥与作战单元、武器平台一体协同、快速响应、整体联动,提高作战效率。
5.2 高效率形成有利作战态势
要随时掌握战场态势变化,依靠信息网络支撑,通过跨域、跨维、多样化立体机动,达成作战力量动态重组、动中融合,作战资源全域高效流动、动中聚集,实现机动聚优,形成有利战场态势。敏捷机动战依靠数据融合处理、智能化辅助决策等手段,快速形成作战方案,依案高频率快速投送作战力量,组织部队快速形成有利作战部署,实现先敌发现、先敌决策、先敌开火、先敌评估,以最短时间、最快速度改变力量对比,形成作战优势,提高作战行动效率。
5.3 高效率即时聚合作战力量
组织敏捷机动战,关键是要在有限时间内选准作战力量,协调整个战局,形成整体合力,确保一击致命。因此,要针对战场态势特别是目标情况变化,抽组形成由多域作战力量形成的联合机动作战系统,即时聚合作战力量,快速机动部署至有利战场,对敌实施即时打击。针对深空、深海等成为新的作战空间,可组织智能化无人自主作战平台,快速机动部署至人类因生理所限而难以到达的重点目标或重要通道附近潜伏,待机实施伏击作战,形成新的跨域制衡优势。
5.4 敏捷机动战是对传统机动作战的创新发展
古今中外战争史上,依靠快速隐蔽机动达成作战目的的成功战例比比皆是。但信息化局部战争作战进程大幅压缩,作战节奏极速加快,战机稍纵即逝,对快速机动捕捉战机提出更高要求,仅靠“快节奏、高速度”已难以满足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全域作战的要求,因而必须实施敏捷机动。
 
6.无人集群自主战
 
无人集群自主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广泛运用“蜂群”“狼群”“鱼群”等无人作战手段,自主组织行动、分布式攻击,实现人机联合制胜。随着无人自主装备成为战场上的主要作战力量,以无人自主装备集群和数量优势战胜敌人,已成为信息化战争中的一种重要作战样式。
6.1 有利于形成体系优势压制敌方
无人集群自主战充分发挥无人作战兵器全天候、无极限、难防御、低消耗等特殊优势,构建组成无人“蜂群”“狼群”“鱼群”等大规模无人作战集群或编队,自主组织、相互协同,可实施近距离、全覆盖侦察,或充当诱饵实施干扰、欺骗,或配合主战兵器实施分布式协同攻击,实现整体机动、联合制敌。
6.2 有利于增强作战效果
在无人集群自主作战中,无人集群编成内的不同作战单元分别担负不同功能、不同任务,既有负责侦察的,也有实施电磁干扰、火力打击的,还有扮演“诱饵”角色的。集群通过群间网络传递、共享战场信息,按照分工各司其职,根据战场变化实时、自主、动态协同,既充分发挥数量规模优势,又运用信息网络和智能集成技术实现集成效果,以集群优势消耗敌防御探测、跟踪和拦截能力,使敌防御体系迅速饱和、陷入瘫痪。
6.3 有利于陷敌于作战困境
无人集群自主战以大量不同功能的自主无人作战平台混合编组,形成集侦察探测、电子干扰、网络攻击、火力打击于一体的无人作战集群,对同一目标或目标群实施多方向、多波次、持续不断的攻击,将使敌难以作出有效反击。
 
7.精确点杀战
 

精确点杀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精准获取情报,实施多域精确打击,力争打一点撼全局,实现作战效益最大化。信息化局部战争是体系与体系之间的整体对抗,实施精确点杀战,对敌方作战体系重要节点和关键环节实施精确打击,破坏敌作战体系,降维敌作战能力,将形成事半功倍的作战效果。
7.1 实现作战的高效费比
用最小代价实现最大作战效益是作战双方都在追求的目标。随着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及信息化战争来临,精确制导武器、智能化动能武器、察打一体无人机以及激光武器等广泛装备部队;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精确计算所需兵力兵器已成为可能。这些都为实现精确点杀战,以较小代价达成作战目标,实现作战高效费比,提供了物质和技术条件。
7.2 打关键节点目标是重要选项
精确点杀战重在打关键、打节点,不打则已,打则必痛、打则必胜,打一点破敌体系、撼动全局。打击的目标不仅局限于敌分散部署的舰机等,还应针对敌指挥中心、重要枢纽,甚至主要将领、指挥员等局部、动态、时敏目标或独立目标实施打击,追求威慑震撼和破敌体系效果。针对将昂贵的大型装备功能分解到大量小型平台、实施兵力分散部署这一分布式战术,运用精确打击火力对其进行“点杀”式打击,也将是一个有效对策。
7.3 大范围体系支撑是基本条件
实施精确点杀战,离不开大范围体系支撑。围绕实现作战目标,从分散部署的各作战域抽调所需兵力兵器,在网络信息体系支撑下,动态融合形成精确打击体系,实现整体联动、体系聚能,通过合理够用的火力集中对目标实施打击,达成精确用兵、精确释能。实施精确点杀战要做到精确,需要整个作战体系内各个环节紧密衔接,不能有丝毫差错。2011年美军击毙本·拉登作战行动,可以说是战略体系支撑下的一次典型的战略性精确点杀作战行动。
7.4 离不开精确情报保障
精确点杀战中,精确情报保障始终是达成作战目标的关键。因此,战前应动用各种手段搜集敌方各种情报资料信息,特别要对敌方目标作出精准分析研判。作战行动中,应动用各种传感器和情报侦察手段,适时精准掌握敌方目标变化和动态目标情况,为实施精确点杀战提供有力有效的情报保障。美军对苏莱曼尼的定点清除行动,就是一次典型的以高效情报体系支撑的精确点杀战。
 
8.补给断链战
 
补给断链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组织精锐力量,打敌后勤物资和装备供应补给链、补给线和补给基地,破敌失去补给而退出战斗。针对敌后勤补给线长、装备保障摊子大等弱点,组织精锐力量构建“断链战”作战体系,对敌后勤物资和装备供应补给链、补给线和补给基地等,实施持续、精确、毁灭性打击,将使其因失去补给而难以为继,不得不退出战斗。
8.1 供应保障链对作战全局影响巨大
后勤装备保障是作战的重要基础。后勤物资和武器装备持续不断的供应补给,最终决定一支军队作战部队的规模、能否作战、在什么季节作战、在哪里作战、能离开后方基地多远、能作战多长时间、机动的速度多快,等等。信息化战争中,战场物资消耗呈指数级上升,作战对后勤装备保障的依赖程度不仅没有减小,反而越来越大,而且保障的专业化程度要求也越来越高,特别是现代化作战装备器材型号规格纷繁多样,混装运输体积巨大,部队部署更加分散,对运力也提出非常高的要求,这使基地、通信线路和运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供应保障链的稳定高效运行和持续不间断的供应保障,是作战制胜的关键,对作战全局产生巨大影响。
8.2 打击重心是断敌供应保障链的关键节点
补给断链战的作战重心是打击敌方供应保障链的关键环节,通过断链使其丧失持续保障能力。因此,组织补给断链战应主要以敌方地面铁路公路运输线、海上补给船队、军事征用的商船和战斗支援舰,空中大中型运输机,以及后方补给基地等作为打击目标。比如打击敌方海上供应保障链,断敌燃料、弹药、淡水、食品补给,将使敌航母战斗群失去持续作战能力,进而甚至影响一场战役的胜负。
8.3 重在选准时机活用战法
组织实施补给断链战,选择有利打击时机至关重要。补给断链战的打击时机,应选择敌补给机动时组织实施,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隐蔽战法,对敌补给车辆、舰船和运输机实施突然打击,终止其补给行动。具体战法通常有隐蔽伏击战,组织精干力量埋伏在敌运输工具必经路线和航线上,伺机实施隐蔽突然打击;隐形奇袭战,使用潜艇、隐形战机等隐蔽前出,对敌运输目标实施打击,以奇制胜;远程精确战,使用远程常规地地导弹部队对敌补给基地和机场、码头等补给出发地实施远程精确打击。
 
9.体系毁瘫战
 
体系毁瘫战,是指在体系聚优战中,综合采取破网、断链、打节点等多种手段,干扰、迟滞、破坏甚至瘫痪敌作战体系有效运转,削弱敌作战体系功能。体系毁瘫战的本质,是通过削弱敌作战体系要素间的关联性和结构力,使体系功能退化,不能发挥能力倍增作用。
9.1 作战目标是使敌作战体系运行失序
信息化战争中,交战双方作战体系都有其内在秩序,这种秩序是维系和支撑作战体系运行的关键所在。能够维护和驾驭作战体系内在秩序的一方将获得优势,反之则处于劣势。因此,体系毁瘫战应确立乱敌制胜机理、致敌作战体系失序这一目标。这就要求在体系毁瘫战中要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特别是智能算法的强大赋能作用,对己方作战体系进行快速调整和重构,迅即生成并释放强大的作战威力,对敌方作战体系实施敏捷精准打击,使敌作战体系失去正常的运行秩序,在失序中使体系功能遭到破坏,整体作战能力显著下降。
9.2 重拳打击作战体系的关键节点
体系对抗是信息化战争的一个主要特征。体系是体系对抗的重要基础和支撑,也是战场上各种作战力量、武器平台和武器系统联为一体,有效发挥作战效能的关键。体系能否保持健壮、顺畅运转,对取得战争和战役胜利具有决定性影响。体系毁瘫战中,关键是着眼敌方陆海空天电网一体化作战体系,破网、断链、打节点,通过打关键节点目标,使敌方作战体系运行机理失序,甚至遭到重创或毁瘫。因此,体系毁瘫战的基本指向是选敌作战体系的关键单元、关键节点、关键要素实施打击,击其一点、毁其一片、瘫其整体,达成克敌制胜的目的。
9.3 对敌作战体系实施软打击
组织实施体系破击战硬摧毁时,同步组织电子战、网络战、心理战、舆论战等软杀伤作战行动,对敌作战体系的信息域、认知域实施软打击。电子战,使用电子战力量对敌实施强电磁干扰,使其信息失灵,陷入战争迷雾之中;网络战,使用网络进攻力量对敌网络信息体系实施攻击,使敌指挥通信系统和计算机网络受到严重破坏,使其指挥失灵,陷入信息孤岛乃至战争孤岛;心理战和舆论战,使用心理战、舆论战手段,对敌实施心理打击和舆论引导,重创其作战意志,诱导其认知错乱。组织民生战,打击对手的重大国计民生设施,同样可以对敌作战体系起到“釜底抽薪”作用。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美军没有打击南联盟军队,而是打击其战争潜力目标体系,使南联盟军民失去战斗意志而走向失败。 

  • 关键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