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在军队应用
2015-05-21 15:27:47
 \
   5年内,伴随中国经济总量不断跃升,社会信息化水平也实现跨越式发展。2010年中国已经拥有超过7亿手机用户,而2014年岁尾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消息,称中国手机用户总数上升至12.86亿户,移动电话用户普及率达94.5部/百人,其中智能手机用户数更突破5亿。

    当前军队新生兵源的主体为90后,他们生长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除了生活条件上的优越,还享受着互联网技术带来的革命。有调查显示, 90后已经成为使用移动互联网的主力人群,60%以上的90后每天用手机上网时间超过3小时,他们基本上通过手机互联网搞定生活中的衣食住行。

    对于他们来说,完全禁止使用手机似乎很难做到。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即便是军人也不可能脱离与外界社会千丝万缕的联系。待在封闭的军营里,大多数军人渴望了解外面的即时动态讯息。在严格、枯燥甚至有些残酷的军事训练之余,军人需要家人情感的慰藉,而此时手机就是与外界最方便的联系。

    但是,随意使用手机有可能对军队安全带来致命影响。1999年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因俄军内务部队一名旅长使用手机指挥战斗时发生泄密,致使敌军掌握了行军路线并预先设伏重创俄军。韩国国防部公布的数字显示,2004年~2012年上半年期间共有3116名韩国军人因为使用互联网或手机泄密而受处分,而这其中智能手机是泄密的主要途径。事实上,手机只是一种通讯工具,它并没有原罪。

    2013年相关统计显示,五角大楼工作人员日常使用超过60万部黑莓、苹果、三星公司的移动设备,只是这些接入内部无线网络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都经过严格的安全技术测试。美国国防部副首席信息官罗伯特•维勒表示,使用这些可靠、安全的移动终端能够使军队“跟上当今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步伐”。

    当前军队建设转型正在加速推进,具有强烈信息意识和优秀信息能力的90后官兵更能快速学习和掌握信息化武器装备,一些部队已经基于智能手机平台开发出集导航、通信、战场态势查询等功能于一体的移动终端并运用于训练和演习实践,发挥出非常好的效果。

    手机如此,电脑、互联网、打印机的管理亦如此,我们要以技术措施做安全保障,以条令条例约束筑牢思想底线和纪律防线,这些新技术、新设备完全可以发挥优秀的军事效能,而不再是军队日常管理工作中的难题。

    好的管理能出战斗力。希望新版共同条令能够继续以严明的军事纪律塑造这支作风过硬的作战集体,更能够以作战导向的管理思维激发每一名官兵的战斗活力,释放军队人力物力资源的潜能,培育出能打仗、打胜仗的中国军队。下文美军在这方面的一些经验可供我们借鉴参考。

    五角大楼支持DARPA开启了“改造应用”计划。如DARPA官网描述的那样,TransApp 旨在“用一系列新式的研发流程,开发出一系列多样化的军用软件”。而硬件设备本身的样子和美国人日常携带的差不多。接入网络的方式是重要的区别。因为民用网络的安全性不可靠,士兵们必须不断的用一套无线电和网络设备建立安全网络。相应的,TransApp开发了一套系统供士兵的智能手机接入。相关的app 也被设计成即使脱离网络也能实现基本功能。

    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能手机项目

    前段时间我前去拜访五角大楼的R&D部门,到了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却发现自己面前是一个破败的购物中心门口。手机里的Google Maps 却清楚标明我所在的正是 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被D A R PA称为总部的飞船状建筑藏身在B a lls t o nCommon Mall后面。当我终于找到正确的入口,踏入楼梯时,周围的景象变得不那么陌生了——利落的线条和干净的墙面,就像我访问过的众多科技公司一样。不过金属探测器就不那么常见了,我的手机被安检台毫不犹豫的给“没收了”。当然了,不像DAPRA,大多数科技公司可不会制造武器,比如强悍的人形机器人,或是能从潜艇飞出来的无人机等。

    DAPRA 做的远不止武器。这家曾经发明了互联网并且造就了美国科技创业潮的政府机构越来越像一家创业企业。简单来说,DARPA正在开发适用于战场的智能手机,好让士兵可以充分利用近年来惠及无数普通民众的移动科技。对军队这样一个充斥繁文缛节且被官僚束缚的组织而言,这绝不是件简单的任务。但是,一个由开发者和研究员组成的敏捷团队已经在过去的几年内为一个应用生态系统打下了基础,该项目叫做“改造应用 (Transformative Apps,简称TransApp)”,它将有望改变美军的作战方式。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军用的app store,所有的应用都被设计成具有高度安全性,且适于没有稳定网络连接的环境。这要比听上去的难多了。

    为什么军队需要智能手机

    DARPA的项目经理Doran Michels 在公关团队的陪伴下走出电梯,两手拿着貌似是他的午餐的东西。他留短发,笑容爽朗,和我握手时几乎没有停下脚步。他告知保安我们要去外面交谈,我才要回了我的手机。作为DARPA TransApp计划的负责人,Doran 一直在战斗前线考察消费级智能手机技术能否作用于战斗场景。这可不是件易事,因为目前大多数士兵在战场上的导航工作,还在依赖砖头大小的无线电和纸质地图。但这是一个让Doran乐于充当先锋的挑战。我们经过购物中心,走向另外一个地图上没有标记的建筑时,Doran 告诉我:“智能手机非常了不起。我不确定如何学习获取和分享信息背后的深刻影响是否被我们完全领悟了。但你能确切的知道,它是人类进化史上了不起的、变革性的东西。”

    你应该经常听闻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讲述他们的产品如何具有颠覆性,但听一个国防部的人激情的讲述安卓系统的无边界特性、对三星新手机大加评论,会是一种全新的感觉。Doran 接着解释了为什么硅谷卖给普通的人的技术不管多炫,基本上都无法适用与战场。这些设备大多数需要网络的支持。如果没有网络——正如真实的战场环境那样——你手里那块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一部昂贵的计算器。只需想象一下你手机没有信号时的样子就知道了,而这正是士兵们所处的环境。

    但是,如果可以搭建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能在大多数无人区或战区城市使用,那么即使是最简单的智能手机功能都将发挥巨大的作用——不只在通讯方面,还能胜任一些战斗场景的简单任务。比如,智能手机实时查看地图的功能,这就是相对铅笔和纸绘地图的大幅进步。当然了,比起士兵们正在使用的板砖状无线电,智能手机还是一个高效的通讯工具。

    所以,五角大楼支持DARPA开启了“改造应用”计划。如DARPA官网描述的那样,TransApp 旨在“用一系列新式的研发流程,开发出一系列多样化的军用软件”。而硬件设备本身的样子和美国人日常携带的差不多。接入网络的方式是重要的区别。因为民用网络的安全性不可靠,士兵们必须不断的用一套无线电和网络设备建立安全网络。相应的,TransApp开发了一套系统供士兵的智能手机接入。相关的app 也被设计成即使脱离网络也能实现基本功能。

    智能手机如何应用于战场

    Doran 讲述TransApp历史的样子,就像一个得意的父亲在讲述他的家庭。项目启动于2010年,前四年的预算为7900万美元,对于军队的万亿美元级总预算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大数字。TransApp 第一次上战场是在2011年,有3000套系统在阿富汗战场上投放,Doran 称该项目广受好评。测试app的部队使用了很多不同的设备以应付具体的不同的任务——Doran告诉我,军队使用的都是民用智能手机而非军方独立开发的设备。Doran 展示时所用的设备都是三星生产的。

    过去几年,TransApps的应用场景包括从训练士兵,到增强波士顿马拉松赛和总统就职典礼场合的安防能力的各个场合。尤其让Doran 感到骄傲的是数个月前的波士顿马拉松比赛,这是一个万众瞩目的事件,由国家和当地机构通过复杂的合作来确保安全。从FBI到波士顿消防,所有部门的所有人都需要知道其他人正在做什么,用于士兵作战的app在这里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你能从app 的截图种看到每个小组和checkpoint的位置,现场的长官还能通过搜索,找到更为精细的信息。

    Doran 做完背景介绍,我们已经离开了闷热的室外,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办公室。不知道是否是有意为之,外面的牌子上写的绝对不是“DARPA”,而是一个三字母缩写,具体我也记不清了。我们进入了一个很大的会议室,外面有一个穿军队制服的哨兵假人。这不是普通的制服,绑在防弹衣上的是一个沙漠色的盒子,有午餐盒大小,但是很薄。当我看到附在上面的手写笔时,我才知道这是一个智能手机/平板的夹子。
\

    这个特殊的盒子里面装着一部三星Galaxy Note 3,后来DARPA的研究员们告诉我这是他们最喜欢的设备之一。有了这个盒子,士兵在低头看屏幕时就能同时保持双手自由,并且在后面还附着了足以供设备连续运行一周的备用电池组——这些全部是专门定制的,除了那个印有三星Logo的塑料块。

    “终端用户设备是整个系统重要的一部分”,Doran接着解释说,政府尝试自行开发的设备是如何的无用,在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语气就好像是:进行这种尝试本身就有点傻,因为消费市场的设备已经适用于千百万人的日常生活,士兵也习惯于使用它们。TransApp的团队只需弄清哪个设备最适于哪个具体任务的需求,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对设备做出调整。
\

    Doran 继续说:“我们持续在采购不同的硬件设备,并把它们放进烤箱,或放在放大镜下查看屏幕亮度”等等,这些实验在即使三星的R&D部门也很少见。“我们必须保持高度动态化,我们不必要给所有人配同样的设备,但是所有的设备必须能够配合。”为此,所有设备都运行着一个高度定制化的安卓系统。

    我们越多的谈论网络技术,我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也越多。比如,我听说过 Wave Relay 无线电,但却弄不太明白它究竟是如何被军方利用起来、在坎大哈建立安全的移动网络的。后来,Doran 向我展示了一个无线电系统,它能附在无人机上飞行并基于手机信号定位恐怖份子。——显然,我们深入到了公众无法获知的细节。当“机密”这个词开始频繁的出现时,我意识到,这些技术并不仅用于保护战斗中的士兵,有些为的是更高效的杀戮......

    如何用手机应用赢得战争

    Tra nsApp并不会让iPhone投射出全息图像(真是可惜),而是为军方的战略行动提供一套全新的解决方案,这需要为各种不同极端环境下执行任务的士兵提供各种不同的工具。在过去,因为安全原因,开发这样一套解决方案和应用工具面临多层的监管,所以困难重重。

    然而现在,Doran正在将消费级的解决方案应用到军队作战的环境中。如果一个士兵或者政府官员产生了任何可以提高他们工作效率的想法,他们便能够提供开发出用来提高效率的这款应用所需要的要素。目前TrasApp项目的资金已经要烧完直接了,所以他们正在专注于创造出一套开发相关的应用的流程,军队和执法部门能够将自己的想法变成手机应用。

    我在会议室接触到了更多的团队成员时,才更加明白了他们到底正在做什么。然后我们从会议室走出来,通过一个小型的拆弹机器人,走向了主工作室。

    在那里,以墙上的巨大的绿色安卓机器人贴纸为背景,二十多个人在埋头敲代码。在角落里,一个高个子少年戴着一部Oculus Rift东摇西摆,活像一个丢了眼镜的老头,实际上他正在为坦克兵开发VR训练模块。另外一边,一个年轻的女孩戴着改装过的谷歌眼镜,盯着她的笔记本电脑嘴里念念有词(DARPA不愿透露她正在开发的项目是什么)。这是我不曾想到自己会在国防部看到的画面。

    “这个办公室看起来更像个孵化器。”我不由得笑着对身边的人说。

    “这正是我们想要的效果。”同行的一名研究员同样笑着回答。

    “是的,我们不打算成为一个量产技术的农场,我们只会探索更好的解决方案。”Doran接过话茬说道。

    然后,Dora n表示在军方的工作流程繁复但不得不去面对。扎克伯格尽可以大胆的鼓励他的员工打破条条框框,Doran团队的开发却面对很多限制。智能手机对出没于办公室或者公园的人来说是有趣并且有用的,但是对于士兵来讲却可能意味着额外的负重和精力的分散,这些因素必须考虑进去,实际上他们携带的每一克的装备都要经过精确的计算。

    这也对开发人员提出了极高的要求。Doran解释说:“这些人开发的项目都要被用在真实的战场上,他们中大多数人没有被人用枪瞄准过,他们的用户却有这样的经历。”

    因此,TrasApp的开发者会同真正战斗过的士兵一起协作来改进这些应用。开发者还需要参与“饥饿游戏”式的真实场景训练,让他们在极端的环境下实际测试自己开发的应用,尽管不是真正的战斗,但这绝对比敲代码要紧张刺激的多。

    军队本可以在战场上使用更多的移动应用,不过当DARPA的研究员们已经出色的搭建好新应用的生态系统时,TrasApp项目的资金便用完了。之后军队将接管整个项目,这意味着维持和改进这些App的工作将取决于军队,军队有可能聘用同一批研究人员继续开发,也可能完全放弃这个项目。不过从Doran描述的未来来看,他们的工作成果应该可以派上一些用场。

    拯救生命的移动应用

    当我们绕着办公室走了一圈后,我终于有机会坐下来试用一部战场用智能手机了。整个体验过程比我想象的要熟悉很多。这部三星手机就是那种你随时可以在BestBuy买到的那种。尽管能够有一些底层的改动,这个安卓系统看起来和其他的安卓系统没什么差别,并且所有应用都有精美的图标。
\

    Doran让我点开地图应用,表示这个地图是所有应用中技术应用 52 《北京军桥》 2015年第5月 最重要的。它看起来有点像谷歌地图,但是功能多了很多。简单来说,这个地图像一个平台,可以在上面运行各种插件,从绘制任务计划到追踪无人机都可以实现。一个相关的应用叫做TransHeat,用来记录士兵的行踪,这样便可以获知哪些路线已经被探索并确定是安全的,哪些路线可能隐藏有危险。另一个叫PLI的应用则被用来避免友军的火力误伤的,在军队中被称作“蓝军追踪”。

    在这些应用中,一个叫做WhoDat的应用吸引了我的眼球,Doran把它描述为“一个士兵协作完成的战略图”,但是我认为它更像是个战争版的Facebook,它能让士兵在任务前或战场上知道自己的队友是谁。Doran说:“你可以用这款应用发布照片,并留下相应的评论,从而让战友知道自己身边的环境和敌人的分布情况。你也可以把他们在照片上归类,比如友军,敌军,待清除目标或者联合国部队等等。”我并不清楚这些照片是否会被上传到中心数据库,但是通过Doran的描述来看应该会的。

    在这台设备上的还有给狙击手使用的弹道计算器,和一个叫做WAM的武器和弹药的使用手册,能够跟踪人员和装备的Trip Ticket,测量辐射水平的GammaPix等等。最重要的是,其中大量的应用可以脱离网络使用。这个时候,我发现到Dora n还没有吃他一直带着的午餐,我从来没有遇见过想像他这样全心投入自己的工作的政府雇员。接着我听Doran讲他在阿富汗收集使用TransApp的士兵的反馈。我同这几个年轻的士兵进行了一些交流,他们大多二十出头,在过去的五年时刻把智能手机放在口袋里,然后突然被告知要去拿着“二战时期使用”的无线电服役。想象一下当他们发现军队发给他们的是三星手机而不是无线电时会是多么的激动吧。

    即使考虑到Doran的成果和TransApp取得的进展,美国军队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会携带那些笨重的无线电。不过随着军队相关经费的充裕和对安全需求的增加,智能手机最终必然会走上战场。而看到军队不断的研发新技术让我很欣慰,在华盛顿的这个未来实验室里,开发者正在以自己的技
术和创意拯救战场上的生命。

    我离开DARPA时头有点昏,可能是因为酷暑,也可能是因为我刚刚花了四个小时谈论战争。总之我一下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所以我像平常那样把手伸进口袋,摸到了冰凉舒适的手机,打开Google Map找到了回家的路,我之前从未有过这种被惯坏了的感觉。

    后记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称,以色列国防军开始研发一款军队智能手机应用程序(APP),旨在让中低层战场指挥官发送某个目标的坐标位置,并选择一个火力平台来摧毁它。罗伊•里夫廷准将表示,到2025年,以色列国防军的机动部队将能够使用这种技术。里夫廷说,智能手机将允许排长和连长收到整个战场的图片,知道哪些火力正处于待命状态。“这款应用程序能够分辨采用哪种手段是最有效、最方便和最恰当的。如果有飞机、火箭或者其他能够完成任务的武器,它也会指派任务给们。”

    他给出一个例子:一名参加城市作战行动的排长可以直接从无人机那里接收到目标的坐标位置,然后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会让他选择一些不同类型的火力支援,譬如是选择导弹袭击还是炮兵精确火力打击。在智能手机上轻触几下后,目标就会被选中的火力支援所摧毁——甚至不用口头通过无线电沟通。

    “只要你看到目标,知道如何将敌人的坐标位置传给第一个相关的火力来源,那你立刻就能启动火力。我们即将开启一场革命。突破已经发生了。”

    笔者认为,现阶段智能手机还不太可能大规模在军队系统应用,但局部领域是有可能先应用起来,比如后勤领域可借助智能手机基于4G的高速数据传输以及机动导航定位功能来满足部分业务需求。智能手机也面临安全保密功能薄弱,恶劣环境下不易使用等问题。
关键词:军队智能手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