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发布《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报告

2020-09-01 09:48:29

来源:防务快讯

2020年8月25日,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RS)发布《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报告,对4月发布的《国防能力: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报告内容进行了更新。该报告就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的概念、背景、当前国防部及各军种的举措、JADC2试验以及资金投入等几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1.JADC2是什么?
JADC2是国防部层面的概念,旨在将来自空军、陆军、海军陆战队、海军和太空军所有军种的传感器连接到一个单一网络。传统上,每个军种都发展了自己的战术网络,且与其他军种的战术网络无法兼容。例如,陆军网络无法与海军或空军网络通过接口连接。国防部官员认为,未来的冲突可能需要在几小时、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内做出决策,而目前需要多日来分析作战环境并发布命令。他们还指出,国防部现有的指挥和控制体系结构不足以满足《国防战略》的需求。
国防部将Uber拼车服务作为一个类比来描述理想中的JADC2最终状态。Uber结合了两种不同的应用程序——一种供乘客使用,另一种供司机使用。从不同用户的角度出发,Uber算法基于距离、出行时间和乘客确定最优匹配。然后,该应用程序为司机提供无缝的指示,将乘客送达目的地。Uber依靠蜂窝网络和Wi-Fi网络传输数据来匹配乘客,并提供驾驶指令。
图1 JADC2愿景的可视化图
JADC2设想为联合部队提供类似云的环境,以共享情报、监视与侦察数据,跨多个通信网络进行传输,从而支持更加快速的决策(如图1所示)。JADC2将从无数传感器中搜集大量数据,利用人工智能算法处理数据以识别目标,推荐与目标进行交战的最优动能和非动能(例如赛博或电子武器)武器,从而支持指挥官作出更好的决策。
一些分析师对JADC2持怀疑态度。他们对其技术成熟度和可负担能力提出了质疑,甚至怀疑是否有可能部署一个能够安全可靠地将传感器与射手连接起来,并在一个充满致命电子战的环境中支持指挥控制的网络。分析人士还提出疑问:谁将拥有跨域决策权力?因为传统上,指挥权力是在每个作战域下放的,而不是从整个战役的角度考虑的。此外,还有分析人员质疑JADC2需要多少人力来实时做出决策,以及在军事决策过程中减少人力参与是否合适。
 
2.为什么要改变当前的指挥控制结构?
《国防战略》、《国防战略》委员会和其他来源阐述了未来的作战环境,描述了潜在对手如何发展复杂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如图2所示)。这些能力包括电子战、赛博武器、远程导弹和先进的防空能力。美国认为,其竞争对手寻求将A2/AD能力作为对抗美国传统军事优势的一种手段,例如兵力投送,并提高他们在快速、关键的交战中取得胜利的能力。
图2 A2 /AD环境
国防部高级领导人表示,信息的获取在未来作战环境中将是至关重要的。此外,为了挑战潜在的均势对手,需要一种多域的方式(美军将使用地面、空中、海上、太空和赛博力量来挑战对手的目标计算)。因此,JADC2概念为指挥官提供了获取信息的途径,以出其不意且快速持续的方式集成所有作战域的能力,支持同步和连续作战,从而试图获得生理和心理优势,并影响和控制作战环境。
国防部认为,诸如空中和太空作战中心、E-8C联合监视和目标攻击雷达系统(JSTARS)以及E-3机载预警和控制系统(AWACS)等当前的指挥控制项目并没有针对未来冲突的速度、复杂性和杀伤力进行优化。这些服役数十年的老平台无法充分利用新技术,而且未来指挥控制的支撑结构要么不存在,要么尚未成熟。空军官员认为,JADC2架构将使指挥官能够(1)快速了解战场空间;(2)比敌人更快地指挥部队;(3)跨所有作战域提供同步的作战效果。
 
3.国防部工作路线
国防部。国防部正率领一个联合跨职能团队探索JADC2概念的发展。该团队成员包括来自国防部首席信息官办公室、负责研究和工程的国防部副部长办公室,以及负责采办和保障的国防部副部长办公室的代表。
联合参谋部。联合参谋部正牵头将JADC2从概念向政策、条令、需求以及一个总体的研发战略转变。联合参谋部指定空军作为JADC2技术开发的主要负责单位。
空军。为了实施JADC2,空军正在开发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BMS)。ABMS是一个旨在提供数据以跨所有域传递信息的网络。空军领导人表示,ABMS已在COVID-19疫情期间用于为国防部提供支持。
陆军。陆军的现代化战略确定利用网络现代化实现多域作战。陆军未来司令部是开发JADC2概念的代表。作为“融合计划”(Project Convergence)演习的一部分,未来司令部已经开展了一系列试验,以演示该军种提供访问联合和联盟网络的能力。
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已经通过其“分布式海上作战概念”和“远征前沿基地作战概念”明确了全域指挥控制的需求。这些计划设想了一个由舰船、潜艇、飞机和卫星组成的分布式网络,将传感器和射手连接起来,同时挑战对手的目标获取能力。在2020财年,海军舰船已经参与了多次演习,以演示与联合和联盟网络通过接口进行连接的能力。
 
4.JADC2试验
国防部已经举行了至少两次大型的JADC2演习。第一次演习于2019年12月在佛罗里达州举行,重点是模拟巡航导弹对美国本土的威胁。该演习是ABMS的首次演示。空军和海军飞机(包括F-22和F-35战斗机)、海军驱逐舰、陆军“哨兵”雷达系统、移动火炮系统,以及商用太空和地面传感器收集、分析并实时共享数据,为指挥控制单元提供了更全面的作战环境图。
第二次演习于2020年7月举行。在这次演习中,空军飞机与驻扎在黑海的海军舰艇、特种作战部队和其他8个北约国家在模拟环境中进行连接,以应对俄罗斯的潜在威胁。
 
5.2021财年的国防授权与拨款
美国政府的2021财年预算将多域指挥控制和ABMS合并为一个项目。国防部要求在2021财年为ABMS提供3.023亿美元。参议院(S. 4049)将批准为该项目拨款3.023亿美元。众议院(H.R. 6395)将鉴于不合理的增长将要求的金额减少到2.163亿美元(减少8500万美元)。
 
6.国会可能考虑的潜在问题
与国防部其他重大项目相比,JADC2的相对优先事项的具体内容。
所有军种是否都接受了JADC2概念,或者国防部内部是否存在阻力。
实现JADC2所需的人员、装备、设施及训练资源。
JADC2的全军实施及寿命周期维护的预估成本;该网络何时能投入作战。
人工智能在JADC2发展中发挥的作用。
如果传感器实时连接到射手,对于“人在环上”的需求程度。
 

  • 关键词:
  • 美军
  • 全域指挥控制
  • 联合部队
索取“此产品”的详细资料,请留言
  • *姓名:
  • *手机:
  • *邮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