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陆战队21世纪作战构想
2017-08-13 15:55:18

2016年9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发布了名为《21世纪远征部队作战》的新版军种顶层作战构想文件。在这一作战构想中,虽然电磁频谱并没有被认定为一个作战域,但正如海军陆战队第37任司令罗伯特·内勒上将所指出的,未来任何战斗“都将包括信息作战以及电磁频谱中的作战”,“最重要的是,海军陆战队必须灵巧精干、训练精良、韧劲十足,而且能够适应不确定与未知的作战环境。”

\


 

1向信息战转型

要想达成向信息战转型这一目标,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方法是计划对包括电子战、C4ISR、赛博空间在内的战场信息资源与系统整体领域进行组合、集成与利用。正如海军陆战队战斗发展与集成部能力发展局信息战集成处陆战队空地特遣队电子战、进攻性赛博作战与军事信息支援作战(MISO,以往称“心理战”)业务部门负责人杰夫·卡瓦达中校所说,“现在是海军陆战队信息环境作战能力建设的关键时刻,我们正在积极构建我们未来的作战能力”。

卡瓦达的部门负责将海军陆战队所有信息战、赛博空间、电子战与军事信息支援能力加以集成,使之与海军陆战队所期望的作战构想相一致。“在这一构建过程中,我们提出需求草案,并协调各类资源来推动项目的发展与资金投入,并产生项目相关的DOTMLPF能力,包括协同训练、机构编制、条令等等。分工负责不同能力集成的军官组成了一个团队,在编制项目方案文件时相互协调,以保证各项能力能够正确集成到海军陆战队内部、其它军种以及联合部队中。

重新确定的海军陆战队赛博与电子战协调小组(CEWCC)的组织结构以及角色定位,特别能体现这种全面转型到信息战的发展规划。卡瓦达说,“关于赛博与电子战协调小组,我们已经进行了试验,编写了相关条令,并且在所有的海军陆战远征军及海军陆战远征队中进行了部署。然而,对于未来部队,我们设计的参谋机构是信息战协调中心(IWCC),它与指挥官的作战构想保持一致,并推动信息环境中的信息战能力运用。”如2016年10月颁布的《联合频谱作战》中所描述,“赛博与电子战协调小组(CEWCC)是从传统的电子战协调小组(EWCC)发展而来,在其基础上增加了赛博空间作战支援(来自本身或外部)计划、需求与协调职能。赛博与电子战协调小组(CEWCC)是指挥官对电磁频谱行动或通过电磁频率开展行动,以及它们对于电磁作战环境(EMOE)的潜在影响进行计划、协调、同步和消除冲突的主要工具。

卡瓦达进一步说明,“当我们谈到赛博与电子战协调小组(CEWCC),你将开始听说并见证其向信息战协调中心(IWCC)的转变,它将使情报、作战、指挥与控制的同步进一步得以加强,更加强调将信息战合并到我们的机动作战力量体系中,并保证它与所有组成部分的同步——不是后添加,而是从一开始就真正让它成为机动作战环境的组成部分。在这个环境中,我们能够且需要在指挥官所选择的时间及地点获得优势。因此,虽然海军陆战队现在不能给电磁频谱赋予作战域的地位,但它拥有能够获得或保持一种在电磁频谱中不受束缚的机动能力——电磁机动战(EMW)能力。“在我的部门,电磁机动战是我们要最优先考虑的能力”,卡瓦达说,“电子战、C4ISR及赛博对抗能够控制对手统治频谱的能力,除此之外我们也需要使用攻击性赛博能力。一体化火力构想扩大了火力控制的目标集合范围,我们希望将我们现有的平台、载荷及网络集成到火力控制中,但用我们从没有使用的方法将它们加以联结,合并非动能火力,并在电磁频谱中机动。”

这份文件描述了海军陆战队开展电磁频谱作战(EMSO)的方法,它由四个要素构成:网络使能系统、网络与互联、通用数据源及数据格式、通用用户环境。“每个要素建立在下一个要素之上,它们共同支持陆战队空地特遣队获得并维护电磁优势。”
 

2电磁机动战的四个支柱 

美国海军陆战队电磁机动战能力建设围绕四个支柱展开:战场空间感知、确保指挥与控制、机动与一体化火力。通过这四个支柱共同为战场空间定义一个系统之系统的方法。

卡瓦达说,“我们正在部署或计划部署的信息环境管理能力是海军陆战队自身的专有能力。我们可以独立控制与运用这种能力。如同我们在海军陆战队作战构想中所提出的那样,我们的目标是让自空地特遣部队机动部队直到班一级都掌握信息环境及作战能力。”

另外,这个计划提出将这些单独能力以网络化方式连接,形成一个更高层次的指挥机构所拥有的一个更大型的、分布式协作能力。从而让这些指挥部能向营、团,直至陆战远征军等高层次的空地特遣部队,甚至更高层次的部队提供更多的能力。卡瓦达说,“关键在于,最低一级战术部队本身所具有的电子战(及信息环境)能力要能够与更高层级指挥部的相应能力相连接,直到联合及联军部队层次。

赛博作战将在利用信息环境所有方面的计划中担当重要角色。卡瓦达指出,“正如我们着手在做并推动的,在信息环境中,我们需要能够集成与同步我们的赛博能力到我们想要达成的作战效果中去。我们需要能够创建我们自己的信息载荷,并在全部任务区域内对它们加以集成。并且,我们需要建立能胜任的部队,因为在赛博作战中,你既需要开展防御性赛博作战,也需要开展进攻性赛博作战。对于防御性赛博作战,你需要在全部时间内始终开展某些工作,并且你希望能顺利地在电磁频谱环境中开展作战,但也有某些时候你需要使用进攻性赛博力量。这就需要在有所测重、合理区分层次,以及正确指挥的基础上使部队的作战能力均衡,不论是在战役还是在战术层面。 

3系统之系统
 

由于陆战队任何时候都不指望其预算能够迅速激增,更客观的做法是最大程度利用好现有的电子战装备。卡瓦达说,“我们正在致力于让我们现有的系统以一种以前没用过,但能让它们比以往更具杀伤力的方式开展合作。不是把它们看作是在不同种类杀伤链上的单个系统,也不是如何把一些装备联网来创造某些杀伤能力,而是我们开始考虑如何能采取一种“全网络方案”——如何把所有包括平台、载荷与传感器之类的东西都连接起来,并且在从一体化火力的角度考虑如何去实施。 

在海军陆战队现有电子战资产中,理论上应该是诸如F-35B机载电子战能力这样的项目最具价值。但贡献最大的,预计将是“猛虎II吊舱”(ALQ-231)。“猛虎”是一个无指定平台电子战载荷产品家族,它发展出一系列的机载平台型。系统已经被安装到海军陆战队AV-8B“猎兔狗”以及多代F/A-18“大黄蜂”战机上,它的(V)3型最近刚刚被首次部署到UH-1Y“毒液”直升机上。该系统还被计划安装到AH-1Z “眼镜蛇”、CH-53 “海上种马”、MV-22旋翼飞机以及KC-130J“超级大力神”飞机上。还有一种型号的“猛虎”被计划安装到陆战队RQ-21“海盗旗”无人飞行系统中。陆战队2017财年的预算中,列支了8020万美元用于采购4套远征RQ-21A系统(其中包括20架无人机),以增强海军陆战队的“情报监视侦察”(ISR)能力。根据预算文件,该系统将为“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以及“海军陆战队特战司令部”提供显著改进的ISR能力。预期提供的新能力包括能将系统集成到未来网络化数字环境中的超视距通信以及数据中继能力;能增强非动能打击能力的电子战与赛博作战能力;为提高作战人员战场感知能力,对探测雷达与动目标指示器进行了改进。

尽管L型“猛虎II”系统是为通信电子攻击任务而设计,2017财年的预算中还是包含了对一个用于突防、具备对抗雷达能力的“猛虎”型号。从2016年开始,“猛虎II”X批次项目将扩大系统现有对抗目标范围,雷达被纳于其中。如同卡瓦达所描述,“猛虎II”是一个家族式电子战系统,不同的配置型号取决于载机本身。它给海军陆战航空提供了一个自有的、高密度、分布式电子战能力,既能给地面部队提供地面威胁对抗能力,也能应对空中任务执行中遇到的威胁。

其它现有电子战能力还包括地基“通信辐射感知与攻击系统”(CESAS),该装备为海军陆战队无线电营所使用。CESAS正在被升级为CESAS II配置,将为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提供建制内的地基敌方通信系统拒止、扰乱与降级对抗能力。

卡瓦达指出,有一个系统特别能说明如何有效运用现有系统提供新的、扩展能力,即“射频地图”(RadioMap)。该项目通过现有战术无线电系统与“无线电遥控简易爆炸装置对抗电子战系统”(CREW)所具有的射频感知能力,将这些系统整合在一起。“将这些战场上已有的传感器联网或重新分配任务,我们就能在不增加新设备的情况下,改进我们的环境感知能力。‘射频地图’扩展了我们在战场上的电磁态势感知能力,也符合我们现在的财政情况。我们的目标就是让现有系统最大可能多功能化。”

当然,海军陆战队EA-6B“徘徊者”电子战飞机即将退役,这引发了人们对于陆战队如何保持机载电子攻击任务开展能力的疑虑。然而,正如卡瓦达中校所指出,“我们把我们所做的事情,看作是对国防部整体电子战能力的补充。事实上,EA-6B从来就没有成为海军陆战队自身的有机能力,它更象是一个联合任务能力。海军正在用EA-18G取代EA-6B的电子战能力,因此联合部队不会因为海军陆战队‘徘徊者’飞机的退役而失去任何电子攻击能力。事实上,我们陆战队所正在努力开展的工作,极大地增强了美国军队的电子战能力。”

 

4建模、仿真与训练 

建模与仿真工具是美国海军陆战队推进电磁机动战系统有效发展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重要的还有对于操作人员进行系统使用训练。如同卡瓦达中校所说,“训练是项目的整体组成部分,但经常首先就被项目备忘录削减掉,这可能会带来很大影响。如果你投入较少的资金去解决一个问题,更为明智的是训练人们更有效的使用装备,而不是给向他们提供他们不知道如何使用,而你也无力投资的新装备。”

关于这一点,卡瓦达说实况、虚拟和构造(LVC)仿真与建模是一个“在整个海军陆战队体系内,从机组人员训练到指挥官训练等所有训练在都在使用的方法。但是我认为它更适合我们当前在信息环境中所开展的工作。那种实况虚拟世界构造正是我们发展能力所需要采取的方法,它能帮助我们发现差距,从而让我们知道应该建立什么样的需求。同样,一旦我们有一个新的或已经存在的需求,我们能真正理解该需求在会被拒止、相互竞争的环境中,如何与电磁频谱的其余部分进行交互。建立一个单独的系统并对其进行测试是一回事儿;但在系统之系统的理念下,建立一个系统,使其与另一个系统配合建立多系统集成能力,则是另一回事儿。”

虽然卡瓦达发现海军陆战队传统上多将系统测试置于一对一的场景中进行,但是未来作战需要保证整个系统配合工作,形成总体能力。“我们能够仍象过去一样做,分别部署很多不同的系统,但在未来战斗的计划制定中,所有系统将分布部署,就如同我们陆战队作战构想中所规定的那样,但要通网络将它们联结在一起,使之合作开展工作。因此理解整个系统如何工作非常重要。在露天环境中,这种测试非常难于开展,要想让测试能够进行,需要通过实况、虚拟和构造(LVC)环境来开展。在这种环境中,你能够进行大型测试;并且在任务场景中,确定你的系统是否在存在竞争以及被拒止的环境中真正能正常工作。那真是你能对大型战斗环境中系统进行整体工作性能测试的唯一途径。”

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在陆战队军种作战构想的实现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陆战队作战实验室科技部赛博与电子战室主任约翰·寇伯中校说,“海军陆战队重视空地特遣队战术赛博与电子战,在陆战队能力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陆战队作战实验室与战斗发展司令部大力贯彻陆战队作战构想精神,以之为路线图开展工作,确保我们的实验与能力发展与海军陆战队21世纪远征部队战备建设构想相一致。一些工作是程序性的,比如装备器材建设;一些是结构性的,比如组织机构与人员的调整变化。”

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基于作战构想开展试验,为条令、编制、训练、装备、教育、人员与设施(DOTMLPF)需求的确定提供信息,寇伯指出,“因为某些这样的能力刚刚开始建立,没有现成的架构可供实验,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必须创造性地开展体现这种构想的相应实验。”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当前发展建设的“实况、虚拟和构造(LVC)建模仿真系统”是“海龙25”系统。当海军陆战队1师5团3营(承担实验任务的部队)开展战备评估,以及被部署到太平洋战区参加其它训练科目时,陆战队作战实验室将向他们提供基于电子战概念及运用的射频与电子战训练。与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及转型办公室合作,陆战队作战实验室正在开展基于“射频地图”(RadioMap)的指挥训练与实验,在一个综合性训练中部署了射频感知能力。寇伯说,“开展这些实验的目标不仅在于现在学习如何部署所规划的能力,而且还要对这些能力融入指挥与控制链流程进行实验,尤其是对于那些以前没有这些能力的部队。我们还发展了对于相互分离的系统和架构进行连接的工具,使战斗中心工作人员所看到的信息也同样能够被使用手持终端、位于战术指挥链最底端的地面作战人员或者飞行员能够看到,或被传输到他们手上。每一项实验都将会为不同层级部队的装备、训练与能力建设提供需求信息。对于仿真,当前开发的系统与开展的实验提供能满足特定要求的特定能力。

陆战队作战实验室还有意开发用途更广泛的新型仿真系统。新系统及相互分离系统的个性特征能够输入,之后通过适合的传播模式,将我方和其它方在电磁频谱领域的作战行动效果显示出来。寇伯补充说,“同时,我们也在关注如何能让部队使用在他们所在地点有频谱限制的装备开展不同方式的训练。为不同的范围与领域提供不同的能力:射频通过频率能够在一个环境中被广播与感知,比如训练,但能够调整频率到另外一个环境。科技界正致力于开发多孔径、多波段、多模式以及捷变通信技术,这些技术也将被陆战队作战实验室运用到训练实验中去。
 

5仿真的逼真度 

为了达到更复杂高深电磁频谱环境的要求,建模与仿真系统的能力将飞速发展。卡瓦达说,“逼真件非常关键,我们要利用它找出分布式系统之系统构建的解决方案,并需要提供高保真模型来精确展现出被降级和充满竞争的电磁环境。这一个非常困难的挑战,因为要建模和展示的效果,不仅是敌方对我方开展行动产生的效果,还包括我们对敌方行动产生的效果。而且,我们还要在虚拟建构仿真中,向其它观察者与参与者展示出这些效果,不是吗?”

卡瓦达说,这个解决方案将需要多个步骤,并需和其它军种合作开发。“我们与海军的海战发展司令部(NWDC)在动议与项目方面保持密切合作”,他们在能对那一类事件进行仿真的高保真建模方面已经开展了长时间研究。与他们合作特别重要,因为我们终归还是一只海上部队,我们的作战从舰艇上开始,依靠海军提供大量的后勤补给。但是,关键一点是这些模型不但要给我们的能力及装备发展提供信息,而且还要给很多其它方面提供信息。这些其它方面包括需求保障、后勤需求,以及那些对于部队对部队开展实际行动非常重要的其它需求。如果你不一并考虑这些,你就不会取得成功。

尽管卡瓦达中校承认,“我们总能使用增加投资这个办法”,他说,“现在,与陆战队的发展保持一致,我们在部队力量发展均衡这样的正确背景下,给电子战与信息战确定了发展的优先级。那些你投入了资金、人力与时间的领域能够表明你已为其确定了优先发展的地位。因此,当你注意海军陆战队发布的《海军陆战队远征军2025》时,它显示出我们愿意向我们需要的电子战进行投资。

在海军陆战队战斗发展与集成部(CD&I),卡瓦达中校谈到,关键在于“我们的需求能够被正确确定和写入文件。如果我们这样做了,随后形成的正确能力就能对海军陆战队的整体作战构想给予支持。大量的工作必须要花费时间来完成,我们总是愿意加速发展与部署我们的作战能力,这也是我想到投入更多的资金加快发展速度的原因。但是,按照计划以及进度,我们现在的资金是充足的。”


关键词:海军陆战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