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欧美军融合式训练环境集成能力
2017-05-12 12:05:08

     2012年11月,驻欧美军为第二骑兵团组织了一场营级规模的实弹演习(LFX),这次实弹演习设定的训练环境结合了实兵演练、虚拟仿真、构造仿真和军事游戏(LVC-G),提供了一个从单兵到营指挥员和参谋的多层级训练环境。这种混合实兵演练和模拟训练的训练方式,为未来的军事训练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范例。

      实弹演习的训练环境在驻欧美军制定实兵演练、虚拟仿真、构造仿真—一体化体系(LVC-IA)计划之前,只是一种临时性的低成本训练解决方案。来自德国格拉芬沃尔第7陆军多国联合训练司令部(JMTC)美军驻欧部队训练指挥官设计了训练环境。JMTC的计划制定者还开发了一份想定,行动数据来自高加索地区下属部队,目的是多国联合战备中心(JMRC)和第2骑兵团计划制定人员的行动与JMTC的部队协同。这份想定是第2骑兵团几个月前在陆军唯一的海外战斗机动训练中心JMRC决定性训练环境(DATE)训练周期中训练内容的延续。

      第2骑兵团的实弹演练混合训练环境还使用了驻地训练的概念,以提供比传统的实弹“射击”训练更接近实战、更具挑战性的训练环境。首先,这种扩展的训练环境使得多层级训练在时间和空间上成为可能,否则营级的集体训练目标能力是不可能实现的。其次,实弹演习为任务式指挥演练提供了一个一致的、可复制的训练环境。这次的实弹演习把多国联合模拟训练中心(JMSC)的虚拟仿真、构造仿真和军事游戏训练能力和多国联合训练司令部(JMTC)的实兵演练能力进行集成,使未来一体化训练环境所需的一体化结构体系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那么,到底这次驻欧美军的实弹演习的独特之处是什么?简而言之,这次实弹演习展示了把当前LVC-G提升为支持集成从单兵到营指挥所的多层级同步训练环境的可能性,这种集成训练对未来在驻地计划用更少的资金实施训练极为重要。

 

演练背景

     多国联合训练司令部(JMTC)指挥员同意利用多国联合训练司令部(JMTC)的LVC-G使能器继续部署多国联合战备中心(JMRC)开发的DATE训练想定,计划和执行训练不仅需要集成JMTC的能力,还需要第2骑兵团的配合。第2骑兵团为训练提供训练目标(图1),并开发出继续DATE训练周期中训练内容的实施时间表,以最大化的利用学到的经验。

 

指挥控制 (ART 5.0)

执行作战流程

警戒行动 (ART 6.7.3)

执行屏护

执行护卫

执行战斗移交 (第4和第2营)

防御作战 (ART 7.2)

使用致命武器支援旅作战

同步近距离空中支援 ()

火力运用 (ART 3.0)

提供火力支援

运用DATE训练周期中学习的经验

图1. 第2骑兵团训练目标.

\

图2.第2骑兵团训练计划

   每个营在整个训练环境中安排了四天的课程(图2)。第1天的课程从连队领导课程(TLP)开始。每一天的活动基于前一天的内容安排,第四天进入实弹射击阶段。第2天(模拟训练Sim “日)营战术指挥所下至斯特瑞克战车的车长、驾驶员和炮手运用虚拟战场空间2VBS2)同步展开演练。在“非实弹训练Dry“日,进行全员演练,全营所有的士兵训练各自的任务,但是不带实弹。最后一天进行完整的实弹演练,以连队和营级行动后复盘检讨结束整个演练。

   JMRC开发的DATE想定是基于美国陆军训练和条令司令部的情报支援行动队(G-2 Threats)的最终文件草案“全频谱训练环境“(2011年二月)制定,并经过第2骑兵团的计划指定人员进一步扩展内容,包括了格拉芬沃尔训练区域(GTA),并把营指挥员和参谋们至于复杂的里海地区的环境中。

   实弹演练活动由第2骑兵团和JMTC共同控制。最高控制机构中有四个主要控制单元:第2骑兵团当前的行动,想定控制,行动范围,模拟训练控制。

第2骑兵团当前行动单元有两名来自该团的战士,他们负责把上级、友邻、下级、营支援力量的所有活动复制到实弹演习中。包括来自第2骑兵团火力营的2门火炮,以及模拟训练中的构造单位。

   第2骑兵团和JMSC的人员组成想定控制单元,主要任务是保持对所有复制的敌我力量进行监视,确保符合营的训练目标。

\
图3  敌军行动构想

   模拟控制单元主要负责构造和虚拟使能器,通过任务式指挥系统(MCSs),为第2骑兵团指挥所提供整个战场的通用战术图像(CTP)。

创建融合式训练环境

把LVC使能器集成到实弹演习中需要注意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确保复制的训练环境符合指挥员的训练目标。

第二,包裹式模拟训练为指挥员和参谋们提供了广阔的训练环境,可以在演练中加入上级、友邻、支援力量。

第三,加强模拟包提高了指挥员和参谋们的理解能力和想象力,促进运用任务式指挥系统开发出更精准的通用战术图像。

\
4  显示了第2骑兵团和JMTC如何创建混合式LVC训练环境。

 军事游戏的运用

      为第2骑兵团设置合适的训练环境,是从第2天的模拟演练和作为训练使能器的军事游戏开始的。整个实弹演习的模拟训练课程阶段,来自12支连队的571名第2骑兵团的士兵们运用JMSC的军事游戏(特别是模拟师战术的游戏)VBS2作为训练使能器。

      模拟训练阶段的目的是车辆的车长、驾驶员和炮手以及营战术指挥所的控制指挥任务进行成员协同训练。战士们可以在VBS2虚拟的格拉芬沃尔地形环境中进一步练习必须掌握的技能。战士们在VBS2上进行训练,而后在执行实际任务前进行一次小规模的演习。

      士兵们乘坐虚拟的斯特瑞克步战车,在特定的格拉芬沃尔地形上实施机动。他们在一个混合了实兵、虚拟敌军和目标靶的环境中作战。机动分队的控制指挥单元使用ForceXXI旅及以下部队战斗指挥系统和调频电台进行通信联络。VBS2通过SIMPLE模块(计划、后勤和训练虚拟C4I数据交换模块)把斯特瑞克平台位置报告给FBCB2(ForceXXI旅及以下部队战斗指挥系统)。模拟训练阶段的战术游戏演练中,共使用了2个VBS2授权管理器,9台VBS2专用服务器,22台VBS2管理员机器,184台VBS2客户端工作站,49个FBCB2“白色盒子”和1套SIMPLE系统,所有的设备都运行在同一个想定中。

集成实弹演练

      为了在混合训练演练中集成实弹演练,JMTC的实弹训练和行动区域参谋与第2骑兵团的计划人员一道在格拉芬沃尔训练场(GTA)创建了足够整支斯特瑞克营同时展开训练的区域。第2骑兵团的指挥员不想使用传统的格拉芬沃尔训练场(GTA)西部区域,但是想把西部六块区域与东部的训练区域连接起来,以供4-5支斯特瑞克分队同时与目标交战。这种设计更符合条令,营的演练正面达到了9公里,它增加了在这片区域进行指挥控制活动的复杂性,实兵训练场与虚拟战场的链接使训练想定更加可信。

虚拟和构造

      为了实现第2骑兵团的训练目标,JMSC为营指挥所提供了近似实时的通用战术图像(CTP)。虚拟(Multiple Unified Simulation Environment多样化统一训练环境, 或MUSE)和构造(JointConflict and Tactical Situation联合冲突和战术态势,或JCATS)工具与第2骑兵团的FBCB2(地面)系统一道,在受训人员的任务式指挥系统(MCS)上创建通用战术图像。JMSC模拟和训练计划制定人员运用LVC工具创建的训练技术结构如图5所示,图中描述了LVC模拟营的任务式指挥系统(FBCB2, TBC)的方法。

\
图5  系统架构

 

控制

      为了确保符合营的训练目标,由来自第2骑兵团的士兵、JMTC场地行动和训练控制单元中JMSC参谋组成的小组负责控制敌军的运动以及敌军与训练场中的实时目标同步。小组运用一个执行矩阵来确保其顺利实施。训练控制单元利用执行矩阵不仅仅可以控制敌军的运动,还可以基于受训人员的行动和反应,通过JCATS模拟和活动目标显示序列对敌军进行调整。

      GTA实弹训练分队参谋,加上控制分队的目标操作人员,训练场负责安全的军官,一起控制六个训练场的训练塔。GTA场地安全负责人与训练控制分队的其他领导共同协同训练区域网络和按照执行矩阵开发相应的目标。最终可以实现参训部队进行实弹射击时,跟踪的虚拟的数字敌人与观察到的真实目标之间无缝结合。

 

对未来训练的影响

      随着陆军开始接受LVC-IA,驻欧美军也在为这种变化做准备,当前训练模型的一些变化以及当前训练使能器的运用将会对实弹演练LFX和驻地训练产生影响。LVC-IA并不是实兵演练的替代方案,也不是解决办法。它并不是改进实兵演练的唯一方法,但他可以帮助指挥员和参谋们提升能力水平,并在完成实兵演练后达到更高的战备状态。

      JMTC和第2骑兵团开发的实弹演习LFX成为了新的可用资源,并针对营参训人员的需求设计训练环境。由于受预算和人员的限制,训练中心无法承受消耗大量资源来进行训练演习。但是,如果训练中心利用技术和模拟手段把LVC能力同步到训练环境中,以支持从单兵或营指挥所到更层级的多层级集成演练,这将会进一步提升训练的效益和效果。(文转自:地面部队作战 公众号)

关键词:融合式训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