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空向天——打造面向未来战场的空天力量

2019-01-10 09:41:58

来源:全球技术地图、战略前沿技术

在以前沿科技创新驱动为特征的新一轮世界军事变革历史转折关口,世界主要军事大国空军正面临新的挑战和战略抉择。随着空天领域战略竞争日益加剧,空天安全威胁不断上升,空中力量如何适应未来战争形态作战样式深刻变化,空中力量建设运用怎样满足新的军事战略调整需求,空中力量用什么方式实现由空向天、以天制空、倚天强空,一些主要军事大国空中力量逐步把目光投向充满威胁与挑战的空天战场,把提升战略威慑力和战略打击能力的竞逐目标向空天领域聚焦,以精干高效取代数量规模,以技术优势谋取战场胜势,使历经百余年战火淬炼的空中力量向结构更趋科学,能力更加强大,运用更为灵活,胜势更有把握的方向发展。

       隐身战机实战能力已经形成

 

空军是机动性能最强、作战使用最为灵活、打击效果最为有效的军种。自海湾战争以来的局部战争和冲突经验再次表明,空中力量隐身化无人化空天化趋势明显,在未来战场地位作用仍将不断上升,不仅决定着战场主动权,而且也决定着对抗结局。

 

2018年9月27日,美军F-35B实施了对阿富汗南部塔利班的空袭,拉开了美军舰载隐身战机首次用于实战的序幕。美军声称,F-35B是从阿拉伯海北部的埃塞克斯号两栖攻击舰起飞,飞越巴基斯坦西部并停降坎大哈机场加油后抵达战区,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和机炮吊舱对塔利班目标实施了成功打击。这在世界舰载隐身战机史上也是首次完成实战任务。

 

此前,以色列空军已经在实战中首次使用F-35战机至少两次命中未公开的目标。值得注意的是,隐身战机除了制空作战之外,还直接参加空袭实战行动。典型战例是2018年5月9日深夜至次日凌晨,以色列空军出动多种军机远程奔袭,经过黎巴嫩领空对叙利亚境内的军事目标发动了大规模空袭,除摧毁35个伊朗驻叙军事目标外,还摧毁了叙利亚政府军防空部队大量铠甲S1、“山毛榉”、SA2和S200等防空武器系统。在此次对叙空袭作战行动中,以色列空军只所以能够突破叙利亚政府军防空阵地获得惊人战果,最重要原因是F-35I隐身战机扮演了打头阵、急先锋的角色。F-35战机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主要有三个版本:美国空军使用的常规起降型F-35A,海军陆战队使用的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F-35B,海军使用的弹射式起飞与拦阻式降落型F-35C,以及为以色列量身打造的F-35I战机软件竟然优于美军装备的F-35战机软件,反映出美军急切利用以军在中东战场推进四代隐身战机投入实战验证的意愿。

 

另外,从美方公开披露的信息表明,美空军第94战斗机中队是美军装备F-22的9个中队之一, 也是5个战备值班中队之一,装备有23架F-22。2018年第94战斗机中队的F-22战机轮换进驻中东阿联酋部署六个月,担负叙利亚战场空中警戒、制空作战、空中护航、纵深空中侦察等任务,从该部结束部署返回美国本土基地晒出的数据看,在6个月轮战部署期间共飞行590架次,飞行4600小时,监视、拦截和驱离敌对战机587架次,相当于每天2-3个机组4至6架次高强度出动、每个架次平均接近8小时和平均每天拦截3架次,还包括在持续6个月时间里,F-22从阿联酋基地起飞赴叙利亚执行任务,往返4000多公里至少要进行2次空中加油,近8个小时的远程战区巡逻,印证了四代隐身战机所具备的高强度作战、远程奔袭和持续作战能力。

 

美空军四代隐身战机F-35A“闪电Ⅱ”首次“大象行走”演习,于去年11月19日在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举行,美空军第388战斗机联队和第419预备战斗机联队共出动36架F-35A,战机以20至40秒的间隔在11分钟内起飞了35架,并在空中迅速形成4个作战编队,体现出参演战斗机联队的飞机完好率和一次最大出动率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标志着美空军F-35战机已经整建制形成规模化的作战能力。

 

隐身技术的核心,是通过对某一波段或某些波段的电磁波实施影响干扰,有效规避雷达电磁波对飞机的探测,达到轻而易举突破防空体系而又无法被探测被发现的前沿技术,是空中作战平台夺取制空权或实现超视距打击的一个优先能力指标。隐身战机只所以能够在中东战场独行天下,根本在于这一地区尚不具备完整的雷达探测体系能力,在非核常规条件下空中战场仍将是一个无可替代的战略选项,并将持续对未来空天远程隐身打击平台产生重要影响。

 

“一代材料一代装备”。对于第四代隐身战机来说,具备良好隐身性能是一个标志性指标。尽管现实客观世界有物质的地方就有材料,但随着战略前沿技术不断突破,材料领域颠覆性创新加速向功能化、耐老化、柔性化、智能化方向演进,形成点对点、端对端的应用场景,并最终叠加成为深刻改变未来的崭新材料,这为满足隐身战机指标提供了多种选项。从隐身战机出现的那一刻开始,隐身与反隐身的较量就已经开始。对隐身战机作战而言,是隐得住,打得准,跑得了;对防空预警作战来说,是看得见,够得着,打得下。美军隐身战机实战化对抗演习和在阿富汗、叙利亚战场以及以色列空军隐身战机实战检验表明:四代隐身战机已经完成验证磨合,并已经形成规模化实战能力,这对世界各国现有防空预警反导系统形成严峻挑战。如果漠视这种直接现实威胁,缺乏高度警觉和研究应对,对任何一个国家空防安全都将是一个灾难。

       无人智能化战争已快步走来

 

当今世界前沿性颠覆性技术正处在叠加积累并酝酿新突破的前夜。以人机大战为标志人工智能发展已经取得实质性突破性进展,以无人机为代表的智能机器已经在战场或者模拟对抗中展现出威力,开始加速向军事领域渗透转移,由此而产生的智能化蜂群系统凸显出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位置,有望成为未来空天战场的主角并加速对未来战争形态和战争制胜机理产生冲击甚至颠覆性影响。

 

刚刚过去的2018年,在叙利亚战场演绎了既有短兵相接,又有空中攻防的无人化智能化战争“楔子”。 1月6日凌晨,俄罗斯驻叙利亚空军发现13架不明自制无人机接近基地。其中有10架攻击赫迈米姆基地空军基地,其余3架则试图接近塔尔图斯海军设施。最后,俄罗斯及时控制住了6架无人机,另外7架被俄铠甲S1防空系统击落。尽管这个过程并不复杂,但却是第一起以无人机协助作战的军事行动。俄军认为“叙利亚反恐战争的经验证明,无人机系统在现代战争和武装冲突中的作用不断提升。”据公开信息披露,2015年9月以来,俄军驻叙利亚无人机战斗群共计出动16000余架次,飞行时间达到9600小时,大大提高了俄军驻叙利亚空军、导弹炮兵摧毁叙利亚恐怖分子目标的作战效率。这表明,无人机集群作战已经正式投入空天战场。

 

人工智能技术、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是无人化智能化战争产生的直接动因。上世纪50年代以来,以计算机技术和信息技术为牵引的一大批高科技不断涌现,以夺取信息资源为战争争夺目标的信息化战争载入战争史册。进入90年代,由于知识图谱、神经网络、遗传算法、模糊推理等新技术的系统集成创新,决定了无人装备不仅能够被动、机械地执行人的指令,而且能够自主、能动、智慧地执行作战任务,使得战争从“人对人”变成“机器自主杀人”,并促使无人化智能化战争登上现代战争的舞台。由于无人作战平台“速度和敏捷性”优势,以及依托无人飞机系统的可回收性,有望成为未来空天战场的“航空母舰”和时代“宠儿”。未来战争将有更多的远程、空中、海上、水下等无人作战装备投入战场,成为“改变战争规则”作战平台。

 

美国是世界上拥有空中地面无人系统和无人系统操控人员数量最多,直接用于实战无人作战系统投入最多的国家。目前,美正加紧“忠诚僚机”“无人蜂群”等无人技术和作战概念开发。在美国公布的一则视频中,就有一架有人战机F-35A与6架无人僚机联合编队攻击的未来作战场景。按照这种思路,未来空战可能不仅会有有人战斗机与无人僚机协同攻击,还会有无数无人机搭载飞船及其他空中平台进行自杀式“蜂群攻击”的场景。随着智能、网络、协同与控制技术和无人平台技术的发展,未来按照“分布式作战”理论在陆、海、空、天各个领域将出现类似于“狼群”“鱼群”“蜂群”等各类无人集群,实施全域“蜂群式无人机”集群攻击与防御作战,开辟一种全新的战争形态作战模式。

 

智能化集群技术通过模拟群聚生物的协作行为与信息交互方式,以自主化和智能化的整体协同方式完成作战任务。它有4个重要特征:一是去中心化,即没有一个个体处于主导地位,其中任何一个个体消失或丧失功能,都不影响群体功能。二是自主化,即所有个体只控制个体行动,并观察临近个体位置,实时自主协同。三是集群复原,即集群受外力改变群体结构、位置时,新的集群结构会快速自动形成并保持稳定。四是功能放大,即集群能够克服个体能力的不足,通过协同实现整体能力放大,即1+1>2的效果,这使得集群作战具有多种优势。有模拟试验表明,在同等条件下,装有传感器和武器的100架无人机集群摧毁了63个目标并探测到91%的敌军部队,而现有的可部署火力单位只消灭了11个目标,探测到33%的敌军部队。试验展现了无人机集群极高的作战效能,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未来作战模式。

 

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曾预言:“21世纪的核心武器是无人作战系统”,目前这一预言正逐渐成为现实。美军制定了面向2040年的“无人化作战平台发展路线图”,大幅度提升机器人在美军兵力部署中所占的比重。俄罗斯国防部于2013年成立了机器人技术科研实验中心。2018年5月英国军方组织的“无人操控战士”演习,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机器人军事演习。随着“智能时代”大幕拉开,战场机器人、无人作战飞机、无人潜航器等以无人技术为主导的新型武器平台逐渐走向战争舞台中央,引导着未来作战发展的方向,并与其他新型技术装备一道改变着信息化战争形态,昭示了一个以无人作战为主要样式的无人化战争时代正快步走来。

       空中力量由空向天趋势凸显

 

随着去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国防部成立“太空司令部”,以整合统筹美军太空力量和组织管理太空军事活动,标志着美国组建“太空军”又朝着2020年独立成军目标迈出关键一步。

 

打造面向21世纪的未来空天力量,是当今世界主要军事大国共同追求和目标。美国空军2014年就提出空军核心任务是“在航空空间、外层空间和网络空间内部以及横跨它们集成空中力量能力”,并在美国空军未来发展目标中,比较清晰地勾勒出美国空军的现状、任务及未来重点发展方向。过去一年,美国空军即使对在竞选时就高呼让美军“再次强大起来”的特朗普抱有期待,但是也在反思自发动反恐战争以来,作战能力和实力规模却逐渐下降,与10余年前相比美国空军的人员规模减少约30%,现役各型战机数量减少约37%。与此同时,美空军的日常部署、威慑和反恐打击任务却在不断增加,为满足“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全球力量”战略目标和作战需求,积极寻求扩充预算、增加部队和人员数量规模,加大武器装备采购力度,在总计划中重点采购的三大项目:F-35A隐身战斗机、KC-46A加油机和B-21“突袭者”隐身战略轰炸机,反映了美空军未来作战力量在实现信息化作战平台夺取制空权、保持发展美空军远程和海外兵力投送部署能力、构建美空军战略打击力量新质元素的三个重点发展方向。

 

未来空天战争是陆海空天电多域一体化联合作战,正如空中战场出现后制空权制约陆、海战场一样,夺取制天权成为夺取制空、制海权和制电磁权的前提条件。俄军继承追求空天一体的军事传统,秉承“制天权将成为争夺制空权和制海权的主要条件”军事学说,将发展能够有效制衡对手信息作战和防空反导优势的空天力量作为重要方面,2015年8月把空军与空天防御部队合二为一成立空天军,并迅速派往叙利亚战场担负作战任务。俄空天军认为,遂行未来战争的最重要条件之一是夺取制空天权,尤其在战争初期,军事行动甚至战争进程和结局对空天防御对抗结果的依赖性很大,构建坚固的空天防御体系是确保战略稳定、遏制和防止侵略的最主要因素。随着空天领域科技发展和竞争加剧,英、法、日、印等国近年来在空天领域竞争发展势头强劲,一大批尖端技术取得突破,这些对于俄罗斯而言同样感到外部压力,加速发展空天一体力量成为其必然之选。

 

2018年7月17日,英国披露了一款可以无人驾驶的“风暴”战斗机项目投资20亿英镑。虽然在各国空军序列中,五代机仍属稀罕之物,但一些军事强国已把目光投向了第六代战机的研发。 “风暴”战机技术优势有三:一是“风暴”可以有人驾驶,也可以无人驾驶,而且还能指挥一个无人机群,加大敌方防御难度,提高自身的存活几率。二是“风暴”具备“协同作战能力”,可以共享传感器数据和情报,协调攻击或防御行动。三是“风暴”战机将配备5马赫以上高超音速武器和定向能武器。 

 

俄罗斯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6款新型武器系统测试的视屏,在这6款武器中有3款属于空天打击兵器,包括“能够飞越地球上任何地点”RS-28“萨尔马特”重型洲际弹道导弹、“能够突破所有反导系统”的“匕首”高超声速导弹、能够在15分钟以20马赫速度打到美国的“先锋”高超声速导弹、能够“航程无限远”的核动力巡航导弹“海燕”、 “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潜航器,以及“佩列斯维特”作战激光综合系统,尽管这些战略性武器平台仍在概念或研发阶段甚至故弄玄虚。但在临近年底,12月26日俄战略导弹部队从位于奥伦堡州多姆巴罗夫斯基的试验场发射“先锋”高超声速导弹,普京亲自前往国家指挥中心下达发射命令,并视为献给俄罗斯最好的“新年礼物”,这是“先锋”系统在2019年进入俄军服役使用前的最后一次公开试射,也为俄探索未来高超声速武器小型化搭载天基平台提供了可能。外界认为,“先锋”高超声速导弹的试射也是俄罗斯对美国声称退出《中导条约》的一种警告。

 

需要警惕,美军已经把X-37B为代表的新型超高声速天基作战平台,作为满足美国1小时常规“即时全球打击”战略要求,主导太空统治太空的重要砝码,作为美国空天力量建设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节点,作为推动美军空天力量的结构重塑和整体再造的战略支撑。随着美组建“太空军”步伐加快,并有意将新一轮军备竞赛引向太空领域,以及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太空非军事化的最后一张“窗户纸”被撕破,美太空作战能力由幕后走向前台,未来太空部署进攻性武器将成为可能,继上世纪八十年代美“星球大战”冒险计划后,新一轮太空领域军备竞赛序幕将由此拉开。这是务必需要各国军队和空天力量引起高度关注和持续应对的。

  • 关键词:
  • 空天力量
  • 信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