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空中支援作战及其指挥控制系统

2022-04-13 12:10:50

来源:防务快讯

摘要
研究了美军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空中支援作战中心及相关指挥控制系统。首先,从近距空中支援作战概念入手,梳理了美军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以及空中支援作战中心的体系定位、组织结构和部署地点;然后,介绍了空中支援作战滚动计划制定-执行的运行机理,并重点分析了空中支援作战中主要指挥控制系统的能力、功能和部署等。
 
0
引言
 
近距空中支援(CAS)指由固定翼或旋转翼飞机打击与友军距离较近的敌方目标来支援地面战术单元的作战行动[1],是空中力量支援地面作战的重要形式之一,是对地面作战部队火力的有效补充和加强。自问世以来,经多次战争实践的检验,CAS作战得到不断发展与完善,迄今已与夺取制空权、空中遮断并称为美现代空军三大作战任务,受到美军各军种的高度重视[2-3]。
空中支援作战中心(ASOC)是美军战区空中控制系统(TACS)中对近距空中支援作战的实施进行控制的基本机构,历经大小数十场战争的发展和演变,形成了能够满足美军当前空中支援作战需求的机动式作战指挥中心。ASOC直属于空中作战中心(AOC),通常与地面战斗分队的陆军战术指挥所高级火力支援协调中心部署在一起,负责其指定区域内需与其他支援兵种和地面部队进行整合的空中部队任务的协调和控制[1]。
 
1
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
 
美国空军通过组建ASOC和战术空中控制组(TACP)专门的空中支援作战指挥控制机构,将空军的TACS与陆军的空地系统(AAGS)进行体系融合,形成TACS/AAGS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4-5]。美军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示意图如图1所示。
在空军和陆军各层级机构中,双方互派联络人员,便于空中支援行动开展。在陆军集团军级,空军部署负责对口支援行动指挥的机动式前指——ASOC,并将下属的TACP部署于该集团军的师、旅和营级指挥所。由TACP收集所在地面部队的支援请求并向ASOC汇总,ASOC负责分配任务飞机,ASOC引导飞机穿过集团军作战责任区后,将其交接给TACP或机载前线空中控制员(FAC(A))负责进行末端攻击控制[1]。
 

                                          图1  美军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示意图
 
1.1 空中作战中心(AOC)
AOC负责对整个近距空中支援作战行动进行总体的计划与协调,包括战略部、作战规划部、作战行动部、情报部和空中机动部。其中,作战规划部由目标评估组、空中主攻击计划(MAAP)组、C2规划组和空中任务指令(ATO)发布组组成[6],负责将陆军战前申请的计划性CAS以ATO形式下达给空军部队,其组织过程符合美军联合空中任务周期;作战行动部负责对紧急和临时的空中支援申请进行协调,主要涉及CAS值班军官(CASDO)、高级情报值班军官(SIDO)和空域管理小组。CASDO负责统一管理空中支援作战兵力资源,同时监控空中支援作战任务ATO的执行情况;SIDO为空中支援作战提供目标确认以及实时的情报、监视与侦察(ISR);空域管理小组通过空域控制指令(ACO)为空中支援作战提供空域控制措施(ACMs)和程序控制计划。
 
1.2 空中支援作战中心(ASOC)
ASOC是TACS中对CAS的实施进行控制的基本机构,对派往陆军师、旅和营各级的战术航空兵TACP实施指挥控制,负责向后者下发每日的ATO。ASOC职责包括:对CAS的控制和实施负责;对陆军部队提出的空中支援申请做出快速反应;建立空军空中申请网,并就空中力量的作战能力和某些限制向地面部队指挥官提出建议[7]。
 
1.3 战术空中控制组(TACP)
TACP是美国空军部署在陆军集团军、师、旅和营各级指挥所的用于协调空中作战力量的主要指挥机构。营级以上TACP的基本任务是向各自的地面指挥员和参谋团队提供有关空中、空间和赛博作战力量能力特点和局限性等方面的作战使用建议,同时在CAS、空中遮断、空运和侦察等任务的计划、请求和协调方面为地面指挥员提供帮助。营级TACP主要在CAS作战中为作战飞机提供末端攻击控制。
 
1.4 控制与报告中心(CRC)
CRC是地基可移动的空域控制、空防和空战场管理中心,提供空中支援作战分散实施的能力,其核心职责包括:空战场执行、侦察、数据链管理和战区空防。CRC可视作一个集线器,用鲁棒的系统/通信网络横向连接AOC,纵向连接TACS中指挥控制节点(预警机和联合星等)、ISR平台和攻击/支援飞机等[7]。
 
1.5 联队作战中心(WOC)
在AOC计划制定过程中,WOC向AOC上报战场环境、前线情报、空中作战力量情况和后勤物资情况等信息。WOC对联队所属空中力量提供起飞和降落的指挥控制,并确保按照ATO的指示出动架次完成CAS任务,同时WOC可根据现有武器情况和预期效果提出调整武器载荷的建议[8]。
 
1.6 联合监视目标攻击雷达(JSTAR)
JSTAR是一种先进的远距空地监视飞机,虽然也像E-3A预警机那样装有高性能雷达及其他先进设备,但该机监控对象并非空中目标,而主要用于对付地面目标。JSTAR可在任何气象条件下对地面静止或移动目标进行定位、探测与跟踪,其探测纵深可达约250 km。在空中支援作战中,JSTAR为ASOC提供增强的态势感知能力,包括移动目标指示(MTI)和合成孔径雷达(SAR)图像等。MTI主要用于定位敌方作战单元和潜在的打击目标;MTI/SAR图像能够与无人侦察情报、RC-135实时ISR信息进行交叉融合[7]。
 
1.7 机载预警与控制中心(AWACS)
 AWACS为空中支援分散实施提供了灵活的空中指挥节点,可提供各种类似CRC的功能,为往返于基地与目标区域间的飞机提供安全通道信息以及雷达控制与监视。此外,AWACS的空中武器官有能力向作战区域提供在空的CAS作战飞机。

2
ASOC体系定位与部署
 
2.1体系定位
美军空中支援作战体系架构如图2所示。美空军支援陆军时,ASOC在CAS作战体系中位置如图2所示。ASOC部署于陆军集团军,向上直属于AOC,向下指挥各级TACP与WOC等,横向与空中指挥控制节点预警机协同指挥[7]。

图2  美军空中支援作战体系架构
ASOC是将空中和空间力量集成至地面指挥官的作战区域(AO)内对地作战中主要指挥和控制节点。作为空中作战中心(AOC)的下属部分,ASOC任务包括作战行动和作战支援2个方面,负责指挥其所属空中平台参与指定区域内支援地面作战单元的空中作战行动,处理和协调需与陆军或地面部队整合的空中任务,控制在火力支援协调线(FSCL)以内的空中作战行动[9]。
1) 在作战行动方面,ASOC保持对战场的持续态势感知,管理空军空中请求网(AFARN)/联合空中请求网(JARN)和分配的战术空中引导(TAD)网,处理CAS请求并分配和引导支援飞机,ASOC相关通信网络及其使命任务如表1所示;提供对空中兵力的程序控制,使用空域协调措施/火力支援协调措施(ACM/FSCM)规划管理支援飞机的用空区域;分配和指挥联合末端攻击控制员(JTAC)[7]。
 表1  ASOC相关通信网络及其使命任务

 
2) 在作战支援方面,负责ASOC和及其下属TACP人员的行政管理,与后方的通信、战区可部署通信-综合通信接入包(TDC-ICAP)操作、战区作战管理核心系统(TBMCS)连通、ASOC网关运营和数据链路接口控制与网络管理,以及能源、供暖、通风、空调(HVAC)、车辆运营和后勤/供应运营。此外,还提供指定设备的维护,以支撑作战行动[7]。
 
2.2 人员构成
美军ASOC人员包括直接参与作战行动的作战人员以及负责信息系统维护和后勤保障等工作的作战支持人员,其中作战人员约30人(10人一组,支持24 h 3班倒作战),作战支持人员约70人。ASOC人员主要来自美军空中支援作战中队(ASOS),人员的组织规模能够根据具体的作战任务需求灵活编配。
 
ASOC作战人员分工明确,结构合理,席位布置如图3所示,包括ASOC指挥员(Director)、空域管理员(ASM)和空中任务指令管理员(ATOM)等。作战人员划分为作战值班军官组(FDO)、作战值班技术组(FDT)和情报值班组(IDO/T)3个小组。FDO负责ASOC中作战执行职能;FDT负责空中支援申请网的操作管理及飞机的程序控制;IDO/T为ASOC提供情报支持并保持与AOC情报及陆军情报人员密切联系。ASOC人员组成与职责如表2所示。
 
2.3 部署地点
ASOC是一个机动式指挥控制机构,在部署位置选择方面,通常与陆军高级战术梯队搭配,并与相应的TACP、陆军火力单元(FC)、空域指挥与控制(AC2)、其他支援力量(如ISR)、分配的飞机以及AOC协同作战。实际作战时,ASOC指挥员和规划人员在选择部署地点时主要考虑以下因素[10]:
1) 通信:ASOC位置选择需考虑的最重要因素是其通信能力。ASOC应部署到能够在最大作战半径内与飞机保持可靠、安全通信的位置;还需能安全有效地与TACS的所有组成部分、指定的陆地部分战术作战中心以及其他地面机构进行通信。ASOC作为AOC的下属机构,需能通过TBMCS、数据链和互联网中继聊天(IRC)操作,与AOC协作,并共享态势信息。
2) 安全:免受敌人的直接和间接火力攻击对于ASOC保持持续运行至关重要。由于ASOC在网络中心环境运营,通信、网络和数据链的安全性对于任务成功至关重要。
3) 多指挥所互连:ASOC是一个集中的作战中心,不能在指挥所之间拆分。
 
3
空中支援作战运行机理
 
美军CAS作战组织过程运行机理符合美军联合空中任务周期,如图4所示。联合空中任务周期以目标工作为牵引,与目标工作同步开展,因此其循环周期与目标工作相同,形成如图4所示的96 h滚动计划制定-执行周期[11-12],其中计划制定72 h,执行24 h。目前,美军正要压缩为72 h滚动计划制定-执行周期,其中计划制定48 h,执行24 h。

                                       图4  美军联合空中任务周期
 1) 根据联合作战计划里当前作战阶段的支援打击目标清单、当前支援作战情况以及前3天的支援预期效果,明确本日的支援作战动态目标区域、固定支援作战目标、支援作战效果和作战指示(该日计划在执行前72~前60 h)[13]。
2) 进行支援作战关注目标区分析,确定本日JIPTL,预定支援目标和待召唤打击目标均包含在JIPTL中(该日计划在执行前60~前48 h)。
3) 根据该日计划执行前72~前48 h的实际执行效果,调整前2天的计划,并重新预估其执行效果,根据执行效果变化情况,调整本日的联合空中作战优先目标清单,预定支援目标和待召唤打击目标也同步调整(该日计划在执行前60~前36 h,首次确定目标清单后,根据战局态势发展,一直进行目标清单调整工作)。
4) 根据目标特性、周边环境与威胁等要素的分析,进行武器选配和飞机架次分配,规划飞行航线和空域使用规则等。CAS航空兵出动计划制定过程如图5所示。对于预定目标和待召唤打击目标规划打击方法和控制方法,分配目标捕获力量和攻击力量,将触发条件与地面部队机动计划进行整合;同时该阶段已开展动态目标工作可能性的分析,主要为评估潜在的动态目标出现的概率和数量等,并为潜在空中支援作战任务预留武器与飞机(该日计划在执行前48~前24 h)。
 
                                                    图5  CAS航空兵出动计划制定过程 
5) 根据该日计划执行前48~前24 h的实际执行效果,调整前一天的计划,并重新预估其执行效果,根据执行效果变化情况,调整本日的支援作战计划,包括目标清单、兵力使用、飞行航线和空域控制措施等,制定最后草案,包括火力计划、火力支援附加说明、空中支援附加说明和火力支援执行矩阵等(该日计划在执行前36~前24 h,分析行动方案并进行推演)。
6) 指挥官批准草案后,空中火力支援计划定稿,同步完成加油保障计划、通信保障计划、预警指挥保障计划、频谱保障计划、气象保障计划和后装保障计划等附属保障计划拟制工作,形成完整的空中任务指令、空域控制指令和特殊指令,并进行发布(该日计划执行前24~前12 h,指令首次发布)。
7) 部队开展战术任务规划并组织战前训练演练,包括地面机动演练、火力支援演练、审核目标清单、目标描述及标记练习、压制防空作战演练、空域协调措施演练、火力支援协调措施演练、野战炮兵阵地区域与自动测向准备、飞行员优选以及机场地勤保障计划制定等(该日计划在执行前12 h~开始执行)。
8) 与7)同步,根据该日计划执行前24 h~开始执行的实际执行效果,调整该日计划,包括支援作战目标清单、兵力使用、飞行航线、空域协调措施和火力协调措施等,调整指令(ATO、ACO和SPINS)内容并增量发布(该日计划执行前12 h~开始执行)。
9) 按照杀伤链(CKC)工作6步骤依次进行发现-定位-跟踪-瞄准-打击-评估(F2T2EA),并在执行过程中根据实时战场情况和打击效果评估情况等进行指令执行的监控工作(该日在计划开始执行~执行结束的24 h)。
10) 与9)同步,开展动态目标工作:发现目标到分析目标,确定目标优选清单,分配空中(或紧急从机场起飞)兵力,规划任务并推演评估,指令生成并发布(该日在计划开始执行~执行结束的24 h)。
 
上述作战组织流程确保了CAS作战行动持续、按需开展。对于预定目标和待召唤打击目标,通过72 h的迭代规划和调整,将任务兵力、实施过程和触发条件等进行细致设计,保证了任务实施成功率;对于计划外目标和临机目标,通过24 h内小循环快速规划,保证了对目标打击的时效性。在执行阶段,通过规范的F2T2EA环6步骤,确保支援打击行动高效、准确,且不带来附带损伤和误伤。
 
4
空中支援作战指挥控制系统
 
空中支援作战体系中指挥控制机构众多,且在各个指挥控制机构之间、不同作战阶段之间,其任务职能均不相同。在各个指挥控制机构中,部署了多种指挥控制系统分别实现各自职责,同一指挥控制系统在不同机构和不同阶段时执行的功能也有所区别[10]。
空中支援作战指挥控制系统如图6所示。图中,TBMCS包括战役级TBMCS(TBMCS-FL)和战术级TBMCS(TBMCS-UL),部署在空中支援作战体系的多个指挥机构中。TBMCS-FL主要用于制定和执行空战计划;TBMCS-UL自动接收、分析、确认和分发ATO/ACO,并监控执行情况。图中还包括提供自动空域管控规划及加强空域管控执行的战术空域一体化系统(TAIS)、获取陆上火炮使用计划及近空支援需求分析报告的高级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等[14]。空中支援作战主要指挥控制系统职责和用户如表3所示。

                                          图6  空中支援作战指挥控制系统
 
表3  空中支援作战主要指挥控制系统职责和用户


4.1 战区作战管理核心系统(TBMCS) 
TBMCS是制定和执行空中支援作战计划的主要C2系统,该系统是一个面向服务体系结构(SOA)、适应网络中心战的先进信息系统,称为空战中心的“发动机”[15]。通过综合各类情报、图像和信息,在AOC和ASOC生成共用作战图(COP),有效地进行任务计划管理;实现空军与其他军种功能上的横向连接以及与航空远征联队、部署的分队以及高层司令部的纵向连接。TBMCS通常部署于战役级和战术级作战单位,采用模块化结构,便于陆海空运输,其配置可根据信息资源、作战单元、可用的武器数量、参战军种和盟军、疏散要求以及作战强度等战区条件进行裁减,主要部署在美国空军的AOC、ASOC和WOC以及联军和盟军指挥机构中,TBMCS在空中支援作战体系的部署示意图如图7所示。

                              图7  TBMCS在空中支援作战体系的部署示意图
 
TBMCS分为TBMCS-FL和TBMCS-UL,分别为AOC、ASOC及分队级单元提供相应功能。
1) 战役级TBMCS(TBMCS-FL)
TBMCS-FL替代应急战区自动计划系统(CTAPS),负责为AOC提供数据通信、系统管理和服务及AOC任务应用软件,包括情报处理、目标确定、空战计划制定、空域计划与控制、ATO与ACO制定、任务执行监控、重新制定计划和兵力集成。
部署在ASOC的战役级TBMCS提供空中任务管理、空域控制管理功能,向下级TACP机构提供空中COP和空域控制,具备CAS兵力决策、航线规划功能;在CAS飞机飞越地面作战区域时,与地面指挥官协调,分配并引导飞机给JTAC,为联合空中力量申请网和战术指导网提供服务[16]。
 
2) 战术级TBMCS(TBMCS-UL) 
TBMCS-UL是联队作战中心(WOC)主要指挥控制系统,具备作战、气象、情报、维护和作战支援等功能领域的联队指控能力,负责对AOC下发的ATO、ACO进行解析,然后将指令分发给中队作战中心(SOC)、维护作战中心(MOC)。在CAS任务规划阶段,WOC能够向AOC上报作战力量情况和后勤物资情况等信息,包括飞机跑道状况、伤亡报告、军需品消耗以及飞机维修状况等,辅助ATO的生成。
部署在CRC的TBMCS远程终端连接部署在AOC的TBMCS,使CRC具备任务管理和空域管理功能,向CAS飞机提供安全的通道进出目标区域,控制雷达为CAS作战提供空中情报支撑。
部署在TACP的TBMCS终端连接部署在ASOC的TBMCS,提供实时空中交通管制与空域控制能力[16]。
 
3) TBMCS应用程序
TBMCS应用程序包括任务应用程序和基础应用程序2部分。任务应用程序包括基于Web空域冲突调解(WEBAD)、ATO/ACO 工具、战斗管理报告 (BMRPT)、空战信息监视器 (ABIM)、空中打击主计划工具(MAAP TK)、执行状态监视(ESTAT)、部队状态监视(FSTAT)、Web 空中请求处理器(WARP)和执行管理地图控制面板(EMMCP)等约20个模块[l1] ;基础应用程序包括门户配件(PORTRG)、Apache服务器、Web地图、Web功能(WebUtilities)、XML数据格式、地图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段、在线帮助、在线清单(OPRCL)和公钥基础设施(PKI)等约15个模块。与CAS任务密切相关的应用程序主要是WEBAD、WARP和ESTAT等。
(1) WEBAD用于构造并管理四维空域(经度、纬度、高度和时间),能够根据CAS飞机的起飞机场、预计起飞时刻、航线以及目标位置等分析是否存在空域冲突,并给出空域冲突消解建议。主要用户是ASOC中的ASM。
(2) WARP主要用于提交、处理和监视紧急CAS请求;另外,ASOC应用该软件为紧急的CAS任务分配兵力,并跟踪预先计划的空中支援任务。主要用户包括JARN管理员、ATOM和IDO。
(3) ESTAT为ASOC提供ATO的监视和管理能力,ASOC能够通过该软件更新CAS任务空中兵力的任务执行状态。主要用户为ATOM。
 
4.2 高级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
AFATDS是指挥官用来计划、协调并控制迫击炮、野战炮、CAS和其他作战行动的指挥控制系统。AFATDS现应用于美陆军的所有梯队、海军陆战队从炮兵连到远征部队的各级梯队,以及支持远征打击群的海军两栖突击舰/多用途两栖突击舰。该系统通过处理火力任务、空中支援申请及其他相关信息,实现所有火力支援力量的最优配置。
ASOC利用该系统终端掌握陆上火炮使用计划以及近距空中支援需求分析报告,同时交换情报、作战数据和支援需求,协调整合陆军部队对空域协调措施和战区空运的需求[17]。AFATDS主要在以下5个方面支持空中支援作战任务的计划和执行。
1) 指挥官指南:AFATDS可使用户根据指挥官指南来管理如何攻击目标(如目标选择标准、高回报目标和系统攻击参数)。通过使用任务安排指南、任务优先选项和弹药限制等功能,AFATDS将简化从传感器到射手的目标传递过程,将协同火力响应时间从每项任务5 min缩短至2 min以内。
2) 地图显示能力:AFATDS使用了WorldWind地图引擎和数字地形高度数据(DTED),将为空中支援火力部队提供所有美军部队/敌军站点坐标图、FSCM、ACMs、射程扇形图、弹药飞行路径(MFP)的 3D 显示图。增强型绘图功能提供了近实时的联合障碍透明图(MCOO),使指挥官能以合适的高度和仰角查看当前作战环境。
3) 火力支援计划:火力支援计划模块使指挥官能将多个联合自动化纵深作战协同系统(JADOCS)目标管理员(如联合时间敏感目标管理员、火力管理员、空中作战中心管理员等)紧密地联系起来,使指挥官能与其分配的射手共同分析火力支援计划作战方案(COA)。COA通过柱状图按照类型和用途显示兵力、任务成功所需的弹药等。
4) 空袭列表(ASL)管理:能够管理任何梯队建立的空袭列表并能将联合战术空中请求(JTAR)中的数据输入/输出为一份 excel 表。管理员能够用红、黄、绿3种颜色来显示需求、已批准的JIPTL、飞行路线以及战斗毁伤评估结果。
5) 兼容精确打击套件:能够使目标栅格位置与精确打击套件(软件)相结合,使用户能够接收经过校准的目标经纬度和目标高度,并结合联合弹药效能手册(JMEM)和附带损伤评估工具(DCiDE)等在单一系统上进行精确目标打击规划。
 
4.3 战术空域一体化系统(TAIS)
TAIS 是一个移动空域管理系统,提供基于联合服务和信息系统输入的空地联合作战环境管理,是负责空域指挥与控制、空中交通服务的整合及同步的记录系统。TAIS为美军旅、师、军和军以上梯队提供空域管理、规划与执行工具;此外,还实现了与TBMCS 的空域规划分系统及民用空中交通管制系统的互操作[18]。
在空中支援作战中,TAIS借助于信息技术,综合各作战单位之间空域使用需求,调配使用空域,将空地作战力量空域使用限制降到最小;监视空域态势,快速有效识别空中敌我和中立目标,提供各种飞机的起飞、着陆、航行的空中交通安全保障;支持协同防空和各种空中地面火力打击作战,既要有效避免误伤,又要保证空地协同高效顺畅,最大化提高空地联合作战能力。
 
4.4 战术空中控制组CAS系统(TACP-CASS)
TACP-CASS是近距空中支援作战中机器间数字通信系统以及野战炮兵目标定位系统,部署在空中支援作战指挥控制体系从ASOC到前线TACP/JTAC的所有层级,其任务软件模块是TACP/ASOC数字通信网络关键组成部分,TACP-CASS的内核是一个数据库,用于处理和存储目标数据、友军航迹、ATO/ACO和基于FalconView的地图数据。
在ASOC层级,TACP-CASS能够通过UHF SATCOM和HF无线通信接收空中支援请求,并自动通过TBMCS转送给WARP,提供给ASOC的JARN管理员,为空中打击请求分配任务兵力。
作为ASOC的网关,TACP-CASS能够通过UHF SATCOM从前线的TACP/JTAC接收目标跟踪信息,并通过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JTIDS)信息格式发送到Link16和态势感知数据链(SADL)网络,同时将ASOC网关从Link16和SADL网络接收的空中航迹转发给ASOC,ASOC通过SATCOM发送给前线的TACP/JTAC。
在TACP/JTAC层级,TACP-CASS为TACP/JTAC提供了和攻击飞机间的视距UHF/VMF数据通信链路,包括采用空军应用程序开发(AFAPD)消息协议的F-16C Block 40/50和直升机,采用MTS消息协议的AV-8B,采用可变报文格式(VMF)的F/A-18、A-10C、B-52和F-35。
 
5
结束语
空中支援作战作为美空军主要航空兵作战任务之一,历经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及阿富汗战争等大小数十场战争的发展和演变,形成了目前相对稳定和健全的空中支援作战体系。研究美军的空中支援作战,对构建满足我军特色的空中支援作战体系具有借鉴和指导意义。其作战特点主要有以下4个方面:
 
1) 设有专职的空中支援指挥协调机构。为适应地面部队对空中支援力量快速响应的要求,美国空军通过组建ASOC和TACP专门的空中支援作战指挥控制与协调机构,部署在从陆军集团军到营的各个层级,将空军的TACS与AAGS进行体系融合,形成TACS/AAGS空中支援指挥控制体系,使得CAS的指挥控制和通信联络有机协调起来,有力提升了实施CAS的反应速度。
2) 滚动持续的空中支援作战计划-执行能力。美军空中支援作战组织过程采用滚动的72 h计划制定-24 h执行空中任务指令周期。在开始执行前至少根据前3天计划实际执行效果进行3次调整,调整的需求逐步减少,在72 h的计划制定大周期,处理的是预定目标和待召唤打击目标;在24 h执行阶段,按72 h形成的支援计划实施、完成具体任务,同时处置所有发现的临机目标。上述作战组织流程确保了空中支援作战行动持续、按需开展,同时保证了对于预定目标、待召唤打击目标和临机目标的打击要求。
3) 构建一体化的空中支援指挥控制系统。为实现空中支援作战中空中打击力量能与陆军火力、机动有效整合,美军始终将构建一体化的指挥控制系统作为重要发展方向。陆军的AFATDS系统能够为空军TBMCS系统转发ATO,能够处理ACO,消解ACM和FSCM冲突;AFATDS与TAIS之间有数据接口,接入TAIS空域数据后,能展示统一的空域态势图。一体化的空中支援指挥控制系统,实现了空中支援作战跨域态势感知与共享、陆空火力统一分配以及空域资源的精细管控等。
4) 覆盖战场全域的多手段通信网络。稳定可靠的通信是实现空中支援跨域协同作战的基石,美军构建了庞大、复杂的空中支援作战通信体系,在战场前线依靠有线、高频/单边带、对流层散射-微波链和卫星通信等手段,建立了覆盖战场全域的十几个逻辑通信网,以支撑联合空中支援作战中各交互环节。
 
 
参考文献: 
[1]  Joint Chiefs of Staff. Close air support: joint publication 3-09.3[M].Washington D.C.: Joint Chiefs of Staff,2014.
[2]  耿腊元,毛玉泉,丁笑亮,等. 基于VMF的近距空中支援应用研究[J]. 舰船电子工程,2009,29(7):9-12.
[3]  刘纯,刘洁,吴静青,等. 引导打击与近距空中支援作战分析[J]. 火力与指挥控制,2019,44(9):7-17.
[4]  ANNEX3-03 counterland operations, non-linear coordination measures[EB/OL].(2017-03-17)[2020-11-06]. https://doctrine.af.mil/download.jsp?filename=3-03-D31-LAND-Nonlinear-Coord.pdf
[5]  Joint Chiefs of Staff. Joint fire support: joint publication 3-09[M].Washington D.C.:Joint Chiefs of Staff,2010.
[6]  Department of the Air Force. Space, missile, command and control:operationalprocedures:air operations center (AOC):AFI 13-1 AOC Volume 3,1[EB/OL]. (2011-11-02)[2020-11-06].https://www.e-publishing.af.mil.
[7]  U.S. Air Force. Air support operations center (ASOC) operations procedures[EB/OL].(2012-07-20)[2020-11-06].https://www.amazon.com.au/Support-Operations-Center-Asoc-Procedures/dp/1249130255.
[8]  WINKLER R P. Evolution of the joint ATO cycle[EB/OL]. (2006-05-15)[2020-11-06].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35126854_The_Evolution_of_the_Joint_ATO_Cycle.
[9]  周海瑞,刘小毅. 美军联合火力机制及其指挥控制系统[J]. 指挥信息系统与技术,2018,9(1):8-17.
[10]  Joint Chiefs of Staff. Command and control for joint air operations: joint publication3-30[EB/OL]. (2010-01-12)[2020-11-06]. https://fas.org/irp/doddir/dod/jp3-30.pdf.
[11]  Joint Chiefs of Staff. Joint targeting: joint publication 3-60[M].Washington D.C.: Joint Chiefs of Staff,2013.
[12]  Joint Chiefs of Staff. Joint operation planning: joint publication 5-0[M].Washington D.C.: Joint Chiefs of Staff,2011.
[13]  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rmy. Commander and staff organization andoperations: FM6-0[M]. Washington D.C.: 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Army,2014.
[14]  Joint Air Ground Integration Center. Air force tactics, techniques, and procedures:army techniques publication No.3-91.1[M]. [S.l.]:Joint Air Ground IntegrationCenter,2019.
[15]  Theater battle management core systems[EB/OL].[2020-11-06]. https://fas.org/man/dod-101/sys/ac/equip/tbmcs.htm.
[16]  COLLENS J R,KRAUSE B. Theater battle management core system systemsengineering case study: history and details of TBMCS integrated air command andcontrol system[R]. [S.l.]: Air Forc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2004.
[17]  Advanced field artillery tactical data system gets dramatic upgrade[EB/OL].(2016-09-20)[2020-11-06].https://sill-www.army.mil/USAFAS/redleg/doc/2016/Sept%20Oct%202016%20Redleg%20Update%20AFATDS.pdf.
[18]  Joint Chiefs of Staff. Joint airspace control: joint publication 3-52[M].Washington D.C.: Joint Chiefs of Staff,2010.
 
 

  • 关键词:
相关阅读